您好,今天是2019年03月21日星期四   
本站搜索
Baidu

著名画家张根起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实录

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9-03-21 11:24:21


著名画家张根起做客天津美术网

    嘉宾:张根起,天津美术家协会会员,民盟天津画院理事,爱新觉罗书画艺术研究会副会长,松风画派研究会副会长。

    简介:张根起,字驰,号松泉,别署卧游居主人。1956年生于天津。为爱新觉罗·溥佐先生入室弟子,师从溥佐先生系统学习书法、绘画至今达40余年。于工笔、小写意、山水、花鸟以及宫廷绘画皆有涉猎且成绩卓然。尤以画马最有心得。获溥松窗先生赏识,并指点画艺。作品风格雍容淡泊、华贵典雅,曾多次参加国家、市级展览,各大传媒均予以很高评价。


著名画家张根起做客天津美术网

    恩师溥佐先生把我领上了绘画艺术的道路

    [天津美术网]:欢迎著名画家张根起老师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张老师,您好。

    [张根起]:你好。

    [天津美术网]:您师从著名画家爱新觉罗·溥佐先生,请您谈一谈您的求学之路。

    [张根起]:我与溥佐先生学画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当时,我们一家都被下放到农村。恰好溥佐先生也被下放了。当时的政策我还记得叫“三带”,带户口,带工资,带家属,我也是因为那个时候家庭的原因下放了,被下放到西青区张家窝。那时候我就已经失学了。后来经毓岳先生引荐,与溥先生开始学画。毓岳先生比我大一岁,那时候他还在上学,他说我也不上学了,以后怎么办,就替我担心,说不如和我父亲学画吧。在遇到溥佐先生之前,我是没有学过绘画的。主要是练习过书法,写过“颜体”、“柳体”,最后写“欧体”。之所以有书法的基础,所以溥先生也特别爱教我。那时候,学校也是有纪律,由于溥佐先生的出身问题,不允许他在外面收学生。但是,我们生活在农村,他也特别喜欢我,所以还是教了我。从此,我的人生就此而改变,整个人生轨迹由此为起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朝着艺术的道路发展了。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天津美术网]:您和溥先生学习了将近30年的绘画,非常久的一个时间了,请您谈谈溥先生在您心中是怎样一个人,对您的影响是怎样的?

    [张根起]:溥先生在我心里应该说是神一样的存在。溥先生为人是非常非常的谦和,非常厚道又非常幽默风趣的一个人。在我眼里他又是一位非常严厉的人。这么说吧,我在溥先生家,溥先生如果不说话,我从来都不坐下,就是站着。我内心是非常非常敬重溥先生的。溥先生就是我心中的神。

    [天津美术网]:溥先生除了在绘画方面指导您,在人生思想上对您有什么影响?

    [张根起]:其实不仅仅是跟着老师学习。平时也经常看先生的为人处世,自己潜移默化的就会受到很多感染。好比遇到事了,看老师,原来老师是这么想的,慢慢的自己的思维也会跟着转变,从思维模式到行为方式有意无意的都有老师的影子。老师就是我的榜样。比如说我和溥先生学画,还包括我的师兄们,比如赵毅先生和其他的人,溥先生从来都没有收过我们的学费。赶上饭点有时候就都在先生家吃饭,有时候还睡在先生家。所以现在我也有自己的学生,我也教他们,我也像先生一样,不收他们学费,一分都不收。其实和溥先生学习那个年代经济更匮乏,而现如今的经济条件都更好了,我就更不收了。我本身的工作收入也很高,所以也没有这个打算。总体来说我的为人处世都是受到了溥先生的影响,对人要宽厚,心胸要放的宽一些。因为溥先生的心态就特别的好,我都没见过溥先生真正意义上的着急。因为心中没有杂念,所以画出来的作品也容易入境。加上溥先生特有的纯真和天真,所以溥先生画出来的东西和别人的感觉不太一样。作品主题喜闻乐见,都是生活中看的见的东西,但是又把最好的,最高的,最美的东西呈现给你,我觉得这是溥先生和一般画家不一样的地方。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下一页

    我不想离开传统,不想离溥先生画派太远

 
张根起
著名画家张根起做客天津美术网

    [天津美术网]:在您与溥佐先生学习的过程中,有没有让您难忘的小故事,和大家分享一下。

    [张根起]:在这里,我借此机会讲述一件真事。溥先生有一次在农村的时候,在桌子上画了一只鸟。他画画的桌子不算大,与普通的办公桌一般大,桌子靠在窗边上,先生画完鸟就睡觉去了。这时候,突然飞来一只鹰,就是那种小的雀鹰,也叫鹞子。直接撞在了玻璃上,幸好玻璃没有被撞坏。鹰从好几百米的空中发现了小鸟,直接猛扑过来,这说明先生的画已经出神入化了。这是我真实看到的,所以先生在我的心理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张根起]:溥先生不善于讲,更善于给你做示范。他教画的技法时,一边说,一边画。溥先生的教学方式其实就是传统的师傅带徒弟那种模式。比如说画石头,说你看着,我给你画幅石头,然后如何用墨,一边画,一边说,画完以后问你听明白没有,然后让你拿走画一幅相同的去临摹。如果你画的好先生就很高兴,还会和你开个小玩笑“这两张哪张是我画的”。要是不满意他就会让你重新画。他就是让你自己去启发,让你自己去想怎么画,这么一种教学方式。我特别适应这种教学方式,基本上不问先生。

    [张根起]:溥先生在农村的时候,每天10点左右开始画画,然后画到11点左右就停了,然后开始做饭吃饭,吃完饭睡一觉。我那时候参加务农劳动,到12点左右基本就收工了。我回来的时候溥先生正好在睡觉,他桌子上画了一块石头,我就会拿走。我们住的是邻居,他家的后房山就是我家的前院。我拿走后赶紧照着画了一幅,我上工之前再把先生的原画放回去摆好。到晚上吃完饭以后我再拿着我临摹的那幅再去给先生看,让先生给我点评,那时候先生大众的称呼是“大爷”,包括家里的孩子和外人都这么喊他,生人就叫他溥大爷,熟人就叫他大爷。有时候先生高兴的情况下,还会教我几手。有一次在生宣纸上画画,水和颜色的控制,没掌握好就会往外洇。然后溥先生就说过来,我教你一招。然后把手掌伸出来,“啪”的一下一按,然后揉了一下,然后颜色就定在那了,这样我就学会了,这都是寓教于乐的方式。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我初学画画的时候就是一张白纸,什么都不懂。溥佐先生问我学什么,喜欢什么,我回答的是您教我什么,我就学什么。当时溥先生决定教我花鸟。他和我说现在的花鸟画是资产阶级,闲情逸致,所以不让画,也没人学了,这以后就没人会了。你需要把这个学会了,早晚有一天,你就会脱颖而出,和别人不一样。溥先生其实就不愿意让这种东西失传,一定要有人继承,所以一定要先教我画花鸟。但是我个人的性格决定,我觉得画花鸟太复杂,太麻烦,它一丁点的颜色,就得换一个碟子,用完一个刷一个,太麻烦了。所以我更喜欢画山水画,就是浓墨和淡墨,再加上一碗水就可以画好半天,坐那不用动。所以后来我就转向了画山水画,在山水画上下功夫。当然画工笔的时候,从开始练勾线,然后一直到染牡丹,染鸟。最后学习染马,平时还要练习写字,相比之下山水画自由发挥的东西更多一点,所以更喜欢画山水,而且越画越放的开。我觉得绘画就是应该面更宽一点。我画来画去,我觉得绘画还是离不开传统,传统的东西不能丢掉,这是我自己的感觉。我画马的时候,我是按照溥先生的马画的,然后顺着我的师爷,就是溥先生的父亲载瀛画。然后再往上,郎世宁的马,我都临摹过。郎世宁的《百马图》我都临过三遍。还有北宋画家李公麟的《五马图》我也临过。我觉得绘画作品是要有传承的,不是自己想变就能变的。所以我不想离开传统,也不想离溥先生这个画派太远。虽然不想离开,但是也需要有改变,就像我画的作品《天马赋》一样。你说不离开,我已经有改变了,但是这种转变是一种很自然的转变,而不是生切硬拉的那种。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下一页

    继承和发展松风画派是我辈的责任

张根起
著名画家张根起做客天津美术网

    [天津美术网]:您还得到过溥松窗先生的指教,溥松窗先生又给您带来哪些绘画方面的指点?

    [张根起]:溥松窗先生家里行六,所我们都叫他六大爷。六大爷八十年代的时候经常到天津来,到溥先生家里去画画,我有幸见过六大爷几次。六大爷还亲自给我画了一幅竹子,还写上了我的名字。然后给我讲了竹子的画法,竹子怎么生节,怎么生枝,怎么出叶,怎么有锋,大致的给我讲了一下,这是溥松窗先生专门指点我的。这幅画现在还在,上面写着“根起先生指正”,我是非常的荣幸。他画画的时候,我主要是观摩,另外他也会说。要是让我评价一下溥松窗先生的画风,其实就是占了一个字,就是“帅”。先生画画又快又帅,我觉得溥松窗先生的山水画在文革前后有一些变化,在他的画册里会看到,他的作品和传统山水已经不太一样了,已经脱离开了,比如说他画的《大渡河》就是这样风格。他们搞过一次重走长征路的活动,在四川那面画了不少画。以前我看到这些画就觉得很震惊,后来我去那面采风,看到那头崇山峻岭,就是松窗先生所绘的那个场面,包括大渡河,一模一样。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天津美术网]:您转益多师后又回归“松风画派”,是什么让您定格于此的?

    [张根起]:松风画派这些人,随着我年龄越来越大,知道的越来越多,我觉得这些人都是我特别尊重的人。我从他们身上,从他们留下的作品中,学到了好多好多东西,包括现今我的这种一定的水平,都离不开这些故去或者活着的老先生对我的帮助,对我帮助非常大。所以我想为这个画派做一点事。第一我要继承它,第二松风画派研究会是我15年在香港举办个人画展的时候,我在香港注册的,一共有五个人共同注册的,把松风画派研究会注册了下来,形成了一个有组织,有体系的民间的团体。然后我们推举毓峋先生作为会长,我们做副会长。每年搞几次画展,写一写文章,大家在一起聚个会,继承一下松风画会的传统。而且我学画的时候,溥先生就给我起了一个带“松”字的名字,叫松泉。我好多年都不敢用,因为我知道松风画会每个人都有一个带松字的名字。在我感觉就是欺祖了,后来我才明白了溥先生的用意。其实他就是以画会的名义,只要进入到这个画会,都带一个“松”字。所以现在我也用这个名字,号松泉。再多说一点,我觉得我做的一点就是把松风画会以团体的形式恢复了一下,爱新觉罗画派是毓岳先生他先提出来的,他觉得爱新觉罗画派一定是不同于宫廷画派的。宫廷已经没了,爱新觉罗画派也可以理解成为皇家画派,但是皇家也没了,但是爱新觉罗还在,所以叫爱新觉罗画派我觉得挺贴切的。而且爱新觉罗画派一定是源于宫廷画派的,那么松风画会它应该是以爱新觉罗画派为主,然后除了满人还有其他人。包含面很广,另外传承也更有历史性,是这样的。现在我们是这样一个存在方式,我是这么理解的。

    [天津美术网]:松风画会在历史上影响很大,在画坛的地位也非常高,那么它今后的发展您又有什么远瞻性。

    [张根起]:因为每个人的绘画感觉不一样。松风画派的这些人都是和爱新觉罗家族有一定的渊源。他们的画风基本都接近,大致的情况就是在宫廷画派之上,都是这些人在继承,先继承下来再发展。我自己觉得在继承这方面还不是太完善,水平还没有达到老一辈先生的功力。如果继承都继承不好,就谈不上发展。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下一页

    临摹学习是画家继承传统的重要部分


著名画家张根起做客天津美术网

    [天津美术网]:临摹学习是您绘画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请您谈谈临摹在绘画学习中的重要性。

    [张根起]:我觉得临摹是这样。想传承,就必须要有临摹。我们写大字还得描红了,本身就是一种临摹,画也是一样的。临摹也不只能局限于一家,应该是多家,博采重家所长。积累的东西越多,也就会慢慢延伸出自己的东西。临摹和写生比起来,我不太喜欢写生。我是喜欢旅游,到任何一个地方,好多人都会掏出一个小本在那写生,而我基本上就是看着,然后用脑子来记。我觉得自己能记住的都是精华,记不住的都不行。你照着它画,你画的再像,你也赶不上照相机拍出来的。我是这样想的。所以长期积累以后,对于你观察生活,强闻博记是有帮助的。所以我从来不对着实景来画,我都是靠记忆,能记下来多少,我觉得能记住的地方都特别精彩,是这样的。不过我这个要是按照美院的教学大纲,肯定是不提倡的,他一定是让你背个夹子带个本在那画,我一定是不主张这样的。

    [天津美术网]:因为毕竟有些地方记得不全,是不是还需要加入一些个人的创意和想法在里面。

    [张根起]:我觉得应该是这样,这样才是艺术。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天津美术网]:您都临过哪些作品?

    [张根起]:我临过郎世宁的,这是我下过功夫的。近代的有刘子久的,还有刘奎龄的动物。在往上说,山水有四王的,明四家,我都临过。最早上班的时候我看上一本书,叫《宫廷藏画》,那本书价是540块钱。我是用了我两个月的工资买的。两个月之内我去书店不下十趟,每天去看,当时买真是舍不得。我那个时候挣的太少了,但是最后还是下决心买了回来。人要是想做出来一点成绩,必须得痴迷,不痴迷不行,画画包括做其他的事。我觉得是三个条件,第一是天分,第二是勤奋,还有一条是机遇。你只有天分,你不够勤奋肯定是不行的。你有天分,你也勤奋,你没有机遇,没有遇到好的老师带你,还是不行。虽然这三条不分前后,但是我觉得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我是把这三个条件都占全的了人。我是足够勤奋的,我这么多年一直在上班,到现在也没退下来,但是我也是一直在画画,白天上班,晚上画画,当然这样也会放弃很多别的东西,但是你付出了,你得到的也就更多,就是这样。

    [天津美术网]:您的山水画其实也非常优秀,宽阔淋漓,意境幽远,谈谈您对山水画的研究和理解。

    [张根起]:山水画我也是基于传统,最早是临摹四王的作品,像宋元的作品我都很喜欢,宋元的山水我基本上都临过。包括范宽的《雪景寒林图》和《溪山行旅图》,我都临过好多遍。我特别喜欢范宽,范宽的北宗山水画的比较浑厚,有厚重感。再有就是张大千的山水我也喜欢,也临过。画来画去,觉得最适合自己的风格还是比较休闲一点的,颜色尽量往青绿一点走,让人看了舒服。我追求的画风一定是安静的,休闲的,让人看了不浮躁,是这么一种画风。我的画应该可以达到这个效果,比如天气特别人,你如果看了一幅特别燥的画,会感觉更燥,你要看我的作品慢慢的就会静下心来,我想给人一种享受的感觉。你想画出来这样的画,你首先自己就不能燥,自己画画就得入境,就得追求这种意境。时间长了以后你的心情一定会通过笔和墨表现在纸上,是自然的表现,必然会展现出来,把你的信息通过纸传到画面当中去,一定是这样。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下一页

    《天马赋》体现了马的精神与大自然的和谐

张根起
著名画家张根起做客天津美术网

著名画家张根起做客天津美术网
张根起和他的新作《天马赋》合影


张根起作品《天马赋》


张根起讲解作品《天马赋》

    [天津美术网]:您骏马、山水、禽鸟、书法都很精通,尤其喜爱以马为题作画,这是为什么呢?

    [张根起]:因为马是爱新觉罗画派,也是松风画派,也是我师父看家的东西,我不能把这个东西丢了。所以马在我这里是首选,其他的是画马之余,我再画一些花鸟等别的内容。我师父也是个画花鸟的大家,然后我再画一些山水。马在我心里是占第一位的。我在农村的时候我钉过马掌,赶过马车,对马也是相当有感情的,过去骑马都是那种不配鞍的马,我骑的也非常好,什么样的马我都骑过。这些马我也都画过,脑子里都是马,各种动作,神色都印在我的脑子里。

    [天津美术网]:在创作中画马是不是比山水和花鸟用时更久一些。

    [张根起]:其实花鸟山水用时也不短,因为这些我画的也是工笔的,可能会稍微放开一点,主要是小写意。山水画的思路的则比较多,其实在我们这门里,我最佩服的人有溥心畲,然后就是我师父这几个人。因为他们的画风都非常好,我很佩服,都是绘画方面非常全面的人。诗词歌赋都很在行,再有张大千我也是很佩服的,也是在我心里占了很大份量的一个人。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天津美术网]:张老师,刚才您也谈到了新作品《天马赋》,请您谈谈这幅画的创作理念和故事。

    [张根起]:我这幅画在表现手法上和传统手法有区别,像这种蓝天白云的背景在老的国画上面,基本都是很少见了,那么我去掉了背景上的繁琐,用的是蓝天白云,在视觉上会给人一个冲击感。地上这种密密麻麻的草,也应该是新疆特有的产物。因为几年以前去了一趟新疆,到了那以后感觉非常的棒,受到了很大的创作启发。天也比较蓝,白云就在你眼前的感觉,马也非常矫健,深深的触动到了我。和我的传统鞍马相结合起来,别有一番风味。我这幅画,把传统背景中的山和树都去掉,就是为了突出马的表现。所以只用了绿地、蓝天白云三种参照物。这样从视觉上给人更大的冲击力,视觉重心也自然的放在马的身上。这是区别于传统绘画的。我这幅画中的马是宫廷马和现代马的结合,所谓宫廷马就是在宫廷府邸养的马,平时养尊处优,膘肥体壮,肌肉感差点。所以我又在传统上面加入了一些肌肉进去,比如胸肌。我还处理了马的鬃毛,然后加入了西方光的效果,这个马显得就更健壮,更有力。我这个马是新疆马加上欧洲马的结合体,因为现在的马也在不断的改良,各地的马也都不一样,但绝对不是蒙古的马。蒙古马的特征就不是这样了,它的特征是身子大,头大,腿粗且短。我画的这种马属于奔马,奔马看上去更有冲击力,有速度。但是耐力不如蒙古马,蒙古马更适合拉车。那奔马更适合骑乘。这些年因为生态环境改变了很多,新疆那头汗血宝马又逐渐多了起来。汗血宝马是我们从汉代以来一直推崇的宝马。这幅画场景取自于新疆,马接近于伊犁,是天马的故乡,后来取名就叫《天马赋》,这幅画的主题主要体现了一种马的精神和大自然的和谐。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下一页

    俗人不可能画出来文人画

张根起
著名画家张根起做客天津美术网

    [天津美术网]:您的绘画和您的工作么没有什么冲突么?

    [张根起]:我的工作和绘画没有什么冲突,但是也没有什么共同之处。工作之余的时候,下班以后吃完饭,一晚上大概有3到4个小时间来绘画。然后我每天早晨4点多起,一直到7点左右。也会有2到3个小时的时间来画画,加起来一天的绘画时间不会低于6个小时。

    [天津美术网]:您认为中国画更需要人文绘画,请您详细谈谈这个观点。

    [张根起]:过去讲文人画,我们现在也有一些画家讲是文人画,我觉着这个根本就不成立,文人画首先你得是文人,你比如说苏东坡,他画画肯定是文人画。现在没有文人,哪来的文人画?只是追求文人画而已。我们都活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离不开生活,所以应该是人文画,而不是文人画。人文画更贴近于生活。你想超凡脱俗,其实不是那一类,超不出去,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没有文人,都是俗人,俗人能画出来文人画么,不可能,只是打着文人画的旗号来说事而已。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天津美术网]:像您今后的绘画着重点会放到哪方面呢?

    [张根起]:我觉得首先还是继承。在继承当中去寻找新的突破,这是我想做的事。能做的多好,能突破多少,我真不敢说,能继承下来,我就觉得很不错了,想超过父一辈,超过我师父那一辈,太难了。我们生活在今天,跟他们的经历,他们的阅历都不一样,所以想超过过去很难。但是呢我们一定要努力,一定要把这些老先生教的东西继承下去,再寻求突破,我觉得还能创造出一点成绩,能走多远就不知道了,还是需要奔着这个目标去努力,不能骄傲不能懒惰,每天都要勤于用笔。

    [天津美术网]:您也有自己的学生,也教授他们绘画知识,您觉得他们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张根起]:我希望他们都超过我,要不然就传承不下去了,我对他们平时的要求和我师父教我差不多,我比我师父做的更好一点,我对他们更严厉一些,师父对我不太严厉,因为我师父不用太严厉我就害怕,心里头特别敬畏,所以我对学生严厉,也希望他们好,如果我不严厉,他们画几下就敷衍我,那样对他们今后的成长也不利。

    [天津美术网]:感谢张根起老师百忙之中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节目,谢谢。

    [张根起]:谢谢天津美术网。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张根起作品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简宁
53K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