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7年06月22日星期四   
本站搜索
Baidu

邵佩英:《大盂鼎》是金文临摹的较好范本

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7-06-22 18:18:04


邵佩英在金匮艺缘-韩天衡师生书画印作品展上。(2016年11月)

  邵佩英,1962年7月生,天津汉沽人。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篆书专业委员会委员、天津市书法家协会驻会副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篆书作品曾获第二届中国“翁同龢书法奖”(全国十人之一),第四届全国楹联书法大展全国奖,2013—2015年度书法报·书法海选兰亭诸子提名奖;并入展全国第十一届书法篆刻作品展、第三届中国书坛兰亭雅集42人展,全国第二、三届正书大展,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大展,全国五百人书法精品展,第一、二届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优秀作品展,中国文字博物馆全国篆书名家提名展;行书作品入展全国第七届书法篆刻展览;篆刻作品入展全国第二届篆刻艺术展。


《大盂鼎》拓片

《大盂鼎》是金文临摹的较好范本

邵佩英

  我学篆书是从小篆学起的,先后临习过邓石如、吴让之、赵之谦、吴大澂和吴昌硕。最后,在孙伯翔先生的建议下,以吴昌硕篆书为基,兼融吴让之、吴大澂,构成“师法三吴”。近些年,在金文临摹上下了一点功夫,虽无成就,但其乐无穷。金文临摹,我不太喜欢《散氏盘》,因为它用笔过于恣肆、结体过于夸张、字形过于方正。我学习金文主要在《毛公鼎》《大盂鼎》、大小《克鼎》和《墙盘》上下功夫,尤喜《大盂鼎》《毛公鼎》。因此,建议喜欢金文的学书者,从《大盂鼎》入手较好。

  《大盂鼎》是西周前期康王时期的青铜重器,是迄今为止出土的西周时期形制最大的青铜器,清代道光年间在陕西岐山礼村出土。其鼎先后在豪绅、官僚手中转来转去,最后为潘祖荫所有。新中国成立后,潘祖荫、潘祖年后人潘达于女士将其捐赠给上海博物馆,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大盂鼎》内壁共有铭文19行、291字,内含合文5字。铭文的书法还具有殷商晚期的明显特征。横成列纵成行,笔画肥壮丰韵,形体修长挺拔。有些字收笔处成捺脚,生动而凝重,沉实又痛快。我们提倡学习篆书先学小篆,而后学习金文。有了中锋行笔的横平竖直,再学习金文就容易多了。如果手头有放大本的金文《大盂鼎》,你会发现它的用笔是很丰富的,不像一些小篆笔画均匀,藏头护尾,而是提按自如,浑厚典雅。有些字还是露锋直入,中锋捺出。相比其他青铜器铭文,我觉得《大盂鼎》最应该学。我从笔法、字法和章法上一一道来。

  一、笔法。《大盂鼎》的笔法有几种:

  (1)藏锋起笔,自然收笔出锋。如“王”“百”“于”的横画,“隹”“女”的主笔画,“宗”字两弧画。

  (2)露锋直入,中锋尖出。如“大”“方”“月”“勿”“我”的笔画。

  (3)藏锋起笔,中锋尖出。如“亖”的四个横画、“三”的三个横画,“无”的中竖画,“辰”“匿”“侯”的第一笔横画。

  (4)露锋直入,自然搭接。主要表现在封闭的笔画结构,如“周”“民”“白”“且”等字。

  (5)捺脚收笔。如“有”“受”“氒(同”厥’)”“又”“民”的最后一笔,“敏”的左边最后一笔,“十”的一竖笔。

  (6)点要沉实。如“天”“正”“古”以及“法”“闻”“述”的几个点。

  (7)补笔自然。“王”字下边一笔横画,需要补上一笔圭角。当然要力求自然,不造作。“在”“才”“土”十字交叉的地方需要补笔。


图1


图2

  二、字法。《大盂鼎》字法结构多样,字形修长。笔画多与笔画少的字形形成鲜明对比。篆书自甲骨文、金文直至小篆,多为对称形体。即使不对称,局部也有对称成分。笔画少的字,相对写得小些,笔画粗些;笔画多的字,相对写得大些,笔画细些。如“才”“古”“土”“田”“曰”写得就小(图1);而“嗣”“德”等字就大些,尤其是“召”最大(图2)。《大盂鼎》铭文中还有不少“合体字”(两个字上下连写,形成一个字形结构),如“一人”“六百”“五十”等(图3)。这些字,书写时,按照独立的一个字来对待即可。需要说明的是,金文字形笔顺问题很有意思。过去教科书上,基本按照小篆的形体笔顺写金文。但是通过实践,我觉得,金文字法的笔顺与小篆有着很多不同的地方。比如“玟”“敏”等字(图4),通常是先左后右,在这里,就应该先右后左。最难写的是“召”字,字形最大,笔画最多。我的经验是自上而下,先中间后两边。先“召”,后依次为两个“爪”,写完“酉”转而写“干”,然后是一个圆弧,再加斜笔,最后写“艹”。


图3


图4

  三、章法。《大盂鼎》因排列整齐,字形又大小不一,所以,临摹此铭文可以不按照原文排列顺序。清代至民国时期很多书法家特别是文字学家书写金文非常严谨规范。多数以整齐方格一字一格地书写。当代书法家约束力小,通常取纵式排列。有些名家更是打破陈规旧范,不仅横不成行,纵不成列,而且择字选形,不成文句。站在书法美学的立场而不是文学立场或者是学术立场进行临摹与创作。

  四、一点建议:《大盂鼎》是学习金文很好的范本之一,单纯以此鼎铭文为临摹对象显然很受局限。建议学书者,学习《大盂鼎》的同时,可以参考一下殷商晚期的青铜器铭文,从中能够找出一些承前启后的联系。还可以研究一下不同时期西周金文的特征。比如,临摹西周中晚期的《大克鼎》《小克鼎》,可以观照一下《克钟》等由“克”所铸造的青铜器铭文,这对于系统学习金文书法风格具有一定的意义。

  金文书法的临摹需要文字学功底,希望有志于这方面的同道可以在文字学上花些工夫,能够事半功倍。


探访时光彼岸的“桃花源”—邵佩英的书艺之路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正轩
53K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