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6年12月01日星期四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心明如镜 手捻花枝说——女画家王艾筠自述

滨海高新网: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6-12-01 12:41:29

王艾筠作品:雪岭静清寒
王艾筠作品:雪岭静清寒

王艾筠

来北京一晃已漂了四年,四年里除了傻傻的画画,没有别的,日子过得简单,清淡、如水。

其实也总想找一些影响的人,为我写些什么,但想来任何事情都需要有机缘,太刻意也没什么意思,也不太愿意被敷衍、形式。也不喜欢太过抬高,喜欢贴切,自然而然。如此不如自己写些东西。

虽然画画,却也不想写有关学术或者创作方面太多的话题,因为有关学术,有关笔墨,永远是学术界不败的话题,大家说多了也就雷同了,趋于形式。其实每个画者,有自己的辨识和思考就好,无需太多的争论。一切声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任何艺术形式的形态的存在,都是必然的,万物静观皆自得,都自有我在。世界艺术文化之所以绚烂,就因了国度、地域、不同文明的滋养,好的艺术是穿越的,穿越时空和国度,无论传统和现代,无论东、西方。个人的艺术气质和表现方法虽有异,但却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忠于生活,吐露真情。我们不拘泥、不排斥、积极向上,热爱生活,好好画自己,表达自己的情感和认知,其余真没什么重要,作品才是最有力的声音。

所以我只闲说自己的一席心情。

专心画四年了,大家都说我进步太快,悟性好,我也觉得自己作品在不断的成长。开始,我觉得自己很渺小,看到好多的山峰,很仰慕,慢慢随着自己不断学习研究,不断认识,不断锤炼、其实自己也慢慢成为了别人眼中的风景,膜拜的距离越来越小。骨子里清高,却也不敢骄傲,一直一颗谦虚、敬畏之心,赤诚之心。我无所彷徨。

虽然此时我呈现给大家的部分作品,形式和语言还不够完善,于我胸怀理想中的那种境界还有差距,但它就代表我此时此刻,是我的一个必然过程。每个画者其实用一生的时间,都在一直在找寻自己,摆脱自己,接纳自己,诘问自己,然后在几近绝望中救赎自己尚存的灵魂,哪怕是一种“抚摸”,有时愉悦、有时迷茫,有时肯定、有时否定,焦虑那永远也到不了的地方。任何人的才华都是有限度的,即便再努力也有无法到达的地方。但再难的事情,坚持了也总会有一个出口。

我喜欢安静,享受属于自己的那份孤独,孤独时灵魂最自由,能看见灵魂深处的自己。不喜欢赶时髦,不喜欢人云亦云,趋之若鹜的事情,我对潮流和时尚有着一定的免疫力。画者要有自己的纯粹,坚守,自己的风骨,我走我自己的路,我只是喜欢古典文化的人,我只是想活出自己生命最纯粹的喜悦,我画符合我自己内心的画,我努力使我的画,充分表达我追求的内心视象,那看不见,却又确实存在的东西,它神秘而神圣。冥冥之中神灵在指引我。一种自我符号系统的形成其实很难,所谓的“笔墨当随时代、不过是一些人想发出一种声音,有些时髦不过是生意,突显自己。

只做自己,谁也没有规定哪一种方法是对的。画应该是自己内心的心路历程和情绪,是内心世界里天人合一,是在自己性灵中发挥笔墨,在学问中培养意境,我只想画自己内心感动的东西,在水与墨的冲融渗化中,让生命得延伸……绘画艺术涵盖的领域太博大深奥,即便是很成名的大师,终其一生研究探索,也只领悟到一角,所以一个艺术家领域不必求大全,甚至可以择一而终,终生相许,所以我也只能做自己力所能及的。

每个画家都在追求自己所谓的固定风格,其实形式化、表面化的吸引眼球是没有前途的。风格是表现形式,其实不是画家追求的终极目的,风格是画家的背影,自己看不见,于艺术我们不能回忆昨天,也不代表明天,只止于当下,与直觉所在,只祈求刹那间意识的直觉反射。其实画家该害怕笔墨的娴熟和完美,因为它成为风格的同时,也可能是一种圆滑和停滞。罗丹说,美,不等于完美和漂亮。未完成的形态,不了了之的了之,也是缺憾的美。我作茧自缚,甘匿迹于繁华,我却无意于风格,只做自己灵魂的信徒。

我以为画者应该具有诗人的特质,诗中画,画中诗。都是极致,我想我的作品呈现的,也该是抒情的情怀,我喜欢从文学诗词里面汲取营养,比看绘画理论方面的书更多,有了超越的精神世界,和艺术理想,画画都是水到渠成的事。真正思考的时间来自广泛的阅读,多看看诗词,听听戏曲,音乐,是人生很美的事情。

待人真诚,善良洁净,但却很难与人真正靠近,或者天生带有一种疏离感。人越年长,也就越难得到朋友,因为很难再愿意去屈就和妥协别人。洁净之眼观情,坦荡之心对人,简单之法处事。行走的路上,在残缺和遗憾中感恩,我感恩生命中所有的遇见,感恩帮助我、支持我的朋友;感恩携手共进的同道好友,感恩我们彼此的滋养,感恩对我不离不弃的亲人,是你们温暖了我的生命。

在生命空白的书页里,我填充自己,漂染不一样的颜色,涂抹不一样的烟火,这张纸上的痕迹就是我的全部,而我手上的这只笔就是我游刃于世界的剑,我何等的自由自在,逍遥无极,我凭这支笔,在纸上随心舒展,恣意纠缠,淋漓尽致,放空加诸自我之上种种法度和羁绊。这极致的体验就是艺术给与我最大的报偿和幸福,敏感、执念如我,我只以为婆娑世界,只在呼吸之间,让我与画面一起呼吸。心生纯净,万物皆灵,只用这支笔牵引前行,路漫漫,不问最终的抵达,只记下沿途风景,只记下我心灵短暂的虚无和缥缈。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斜倚清风,心意澄宁。路时行则行,时止则止,时逆则逆,时顺则顺。画不违心只用,因蒙寓养,闲适的活着,芨濯吟魂,淮岑妙境,独醉华胥画堂中,香炉烟袅浓淡卷舒终不老。山水无心而自在,精神的圣境,哪怕走成一条荒凉的小径,哪怕终身都没能抵达我要去的地方,梦在更远处迷茫,也没关系。

是的,艺术是一条不归之路,但甘之如饴,向死而生,我看见自己在前方。只想要艺术赋予我生命此刻的一种状态,把自己的生命活的像诗一样。一直走,一直走,往生命的更深处,直到有一天,灵魂宁静如莲。

王艾筠于2016.11.15有筠堂

女画家王艾筠
女画家王艾筠

王艾筠简介

王艾筠,现居北京。1996年毕业于燕山大学美术系,200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李铁生教授研究生,清华美院李铁生先生山水工作室画家,书法受教于封俊虎先生。河北省美协会员,国家文化部中国画山水创作院专职画家。

王艾筠作品:炊烟村起
王艾筠作品:炊烟村起

王艾筠作品:春山清音图
王艾筠作品:春山清音图

王艾筠作品:丹青隐墨图
王艾筠作品:丹青隐墨图

王艾筠作品:东风管尽闲花草
王艾筠作品:东风管尽闲花草

王艾筠作品:风吹湖时秋意浓
王艾筠作品:风吹湖时秋意浓

王艾筠作品:风吹湖时秋意浓 之二
王艾筠作品:风吹湖时秋意浓 之二

王艾筠作品:复来继往兮,戏水出童年
王艾筠作品:复来继往兮,戏水出童年

王艾筠作品:秋水长音
王艾筠作品:秋水长音

王艾筠作品:泉落青山出白云
王艾筠作品:泉落青山出白云

王艾筠作品:婉若游龙桑茂青松
王艾筠作品:婉若游龙桑茂青松

王艾筠作品:青松峥嵘老柏寒犹健
王艾筠作品:青松峥嵘老柏寒犹健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正轩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