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6年06月01日星期三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著名画家何延喆:画家不在主体位置上就会被边缘化

滨海高新网: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6-05-06 12:11:24

著名画家何延喆做客天津美术网
著名画家何延喆做客天津美术网

著名画家何延喆做客天津美术网
著名画家何延喆做客天津美术网


[天津美术网]:那北宗怎么在重回舞台,得到重视呢?

[何延喆]:这个东西说起来是相当复杂的。我在北京开了一个北宗山水的高研班,我也是看到了北宗山水被边缘的现象。莫言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谈到文化艺术的体制内和体制外还有就是主流和非主流的问题。咱们现在的美术教育没有以前师傅带徒弟的方式了,都是院校培养。所有的院校在传授培养人才的过程中都想做主体教学的位置,不坐上这个位置就有可能被边缘化。什么是一个教师的成功?就是看在学院的毕业展览中是否将某位教师的风格作为一种主流存在。过去,北京中央美院的山水画李可染就是主流,其他的教师就只能教教课了,当然李可染确实是不可以被替代的。曾经有人提到,一些画传统的大家最后都到了画院,没有继续留在教学岗位上,正是因为这些人和主流是对立的。咱们天津美院何家英先生、李孝萱先生、霍春阳先生都有自己的风格,其他的人可以将自己的风格传授给学生,但其他人不是主流,没有处在教学的主体位置上,之后谁能站在主体的位置上也是各种条件何种因素决定的。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天津美术网]:那这三位先生为什么能处在主流呢?市场吗?

[何延喆]:引领潮流也是有方方面面的因素。比方说个人的艺术成就,就如同我刚刚提到的其他艺术院校,比如徐悲鸿以彩墨写实作为教学主体。天津美院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像央美那样走上那样一条路,我们拿人物画来说,50年代末各个院校都在培养、发现、扶植写实人物画的有生力量,而天津美院没有,在那个时候天津美院接收了一些从北京调来的一些老先生,这些老先生们恰恰是与彩墨写实画路、画风格格不入的人,张其翼、刘君礼、溥佐、萧朗这些画家都是比较传统的,而且也没有画人物的。何家英、贾广健等等这些画家都是凭着自己的悟性取得了一定的艺术成就,没有受到太多的外在的影响,他们也赶上了改革开放比较宽松的时代。等等多方面的原因,他们被社会所认可,也有很多的追随者。当然这里面还存在着扶植的问题,我们说莫言享受体制内的条件和待遇,但是有人认为他所创作的内容不完全符合体制内的要求,所以也能得诺贝尔奖。莫言也经常说有价值的文学艺术作品应该是能反映人类最基本的感情。美术作品是不是也有最基本的感情呢?这种最基本的感情是什么?我现在对这些问题的思考还不是很成熟。美术作品和文学作品有一定的差距,作家协会和文联是平级的,美协和音协是在文联之下的,实际上也体现了咱们长此以往的一种观念和认识。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很多画家都游离在所有制形式以外,没有职业,比如李昆璞、王颂余、严六符。能够参展能够参与教学都是有双重标准的,第一是政治标准,第二是艺术标准。

[天津美术网]:那这种标准健康吗?

[何延喆]:那个年代这种东西无所谓健不健康,这是一种需要。我在院校里教学要能反映时代,工农兵的生活,我们就画梯田、红旗渠、水坝,反映老百姓战天斗地的精神。那有些受批判的作品就很明显不知道画的是什么时代的山什么时代的水。花鸟画有一段时间就被批判,有益无害论。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何延喆作品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正轩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