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5年11月13日星期五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卖画为证明自己还活着—记与病魔抗争的画家姬振岭

滨海高新网: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5-11-13 17:51:25

姬振岭中国画作品
姬振岭中国画作品

    姬振岭今年58岁了,初次见到他时,除了感受到他的骨瘦如柴,还有浓重的双眉间两道深刻的纵纹,那是经久思索留下的褶皱,也是忍受病痛时落下的痕迹。让记者印象最深的,还有他几乎从不离手的烟,我本能地劝他少抽点儿。他却淡淡地笑着:“我就像一辆将要报废的自行车,零件都坏了,只是勉强能用,说不定哪一天就得散架,随他去吧。”平静地就像在说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曾以为人生只属于淡淡的墨香姬振岭自幼习画,1972年,他进入天津工艺美术研究所工作,也迎来了绘画道路上的一次成长高峰。单位里有黄维中、庄征这样的画坛前辈,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的艺术追求。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画家孙其峰先生当时也经常去研究所串门,每次都要为姬振岭做些示范,讲些技法画理。想起这段经历,姬振岭讲得颇为有趣:“如果我当时拜在孙先生门下,今天是不是就可以拉大旗做虎皮了?我的老师陈铮和孙先生是同辈人,被孙先生称为高产人物画家。可惜在1974年中风,早早地与社会隔绝了。”说到这里,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惋惜和怀念,也在慨叹自己的命运和老师竟是如此的相似。

    日复一日,姬振岭的国画逐渐形成了自己舒爽、健朗的风格。在天津市的美术展中,连年参展的姬振岭,每次带去的画种和题材都各不相同,或年画、版画、国画,或工笔人物、白描花卉。在从不缺少画家的天津,姬振岭用自己的执著与热情赢得了一致的肯定。姬振岭原本以为人生就会这样在墨香中度过,可谁知命运的罗盘并非总是依照人们美好的意愿而旋转。

姬振岭中国画作品
姬振岭中国画作品

    1700服中药和69斤体重

    1985年底,38岁的姬振岭在没有任何的征兆下突然持续高烧,到后来更是每天呕吐20多次。最初他以为是十二指肠溃疡的复发,但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个多月之后,他已经无法正常地饮食,只能吃少量的半流状食物,人也变得极度虚弱。医院最后的诊察结果是萎缩性胃炎,意见是将胃全部摘除,但他死活不同意,只接受中医的保守治疗。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几年的治疗让病情最终得到了控制,但姬振岭也瘦成了骨头架子,有一次他穿着夹衣和皮鞋称的体重竟只有69斤。“真不敢想那几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1700多服中药,还要每天两煎,我喝的中药绝对能开一家药店了。”

    有一段日子,姬振岭以为这道坎儿就这么迈过去了,可情形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乐观。1991年秋,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姬振岭应日本熊本县中日友协之邀,为在日本举办“三国人物”的专题个展做准备。由于劳累过度,姬振岭在完成了近30幅作品后,持续不断的咳嗽引发了支气管扩张。有一天起床后,姬振岭正准备去洗漱,突然间他喉头一热,有股东西从胸口涌了上来。他强忍着跑到卫生间,一张口热乎乎带着甜腥的血就不断地喷了出来。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姬振岭仿如昨日:“那时候简直闭不上嘴,也容不得你喘气,只一会儿工夫便池里就满了。脑子也变得木胀胀的,一片空白。”真正让人后怕的还是躺在医院观察室病床上的时候,姬振岭一边输液,一边还在不断地吐血,病床又冷又硬,甚至让他想到了太平间,可脑子却又格外地清醒,仿佛就是为了等待死亡的到来。

姬振岭中国画作品
姬振岭中国画作品

    离奇症状无药可医

    1000多毫升鲜血的流失,对这样一副本就羸弱不堪的身体是摧毁性的。虽然没有真的威胁到生命,但出院后的姬振岭仍留下了头昏的后遗症,有时头昏起来有十天半个月也不能转动头部,甚至不能转身,不能走动,即便读书看报也要仰面朝天地躺在床上。可想而知,这对一个从童年时代便天天与书为伴的人来说是多大的痛苦!大量的出血也加重了胃部及心脑的供血不足,让他精力大减。每次饭后他必须立即躺到床上,否则胃部将难以承受食物的负担,有时候甚至还没有等到吃完饭,他便困倦得睁不开眼了。

    可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事情。不知何种原因,从得病以后姬振岭的大小便就难以自制。有时候虽然感觉内急却无法排出,而有时候又偏偏在毫无预感的情况下突然想要解手,片刻也等不得。一整天里,他往往就是在这两种奇怪的情况间不断反复,时时离不了卫生间。为此,他几乎走遍了天津市所有的大医院,但都查不出病因,也无药可医。“说起来不怕你笑话,有时候我在排不出小便的时候就打开水龙头放点水,想听着嘀嗒声促进一下,可就连这样都不行。”一次姬振岭和两个朋友打车去别处作客,算来也只有10分钟的车程。出门前,早有准备的姬振岭还在家中解了手,可途间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小便。下车后姬振岭由于强忍着已经无法走路,只能被两个朋友架着上楼,好几次他都要瘫坐在楼梯上,一进门便直扑卫生间。

姬振岭中国画作品
姬振岭中国画作品

    病榻出顽童,爱上小人书

    奇怪的病症让姬振岭只能被困在小小的单元房里,寸步难移。十几年来,除了数得清的几次与妻子出门买菜,他几乎从未下过楼。在人们的印象中,游走天下的画家才可修炼成丹青高手。但出于无奈,姬振岭的身体只能对现实妥协,可当面对生死的挣扎过后,他内心的寂寞与失落又向何处排解?

    在得病后相当长的时间里,姬振岭无力握笔作画。百无聊赖的时候,他的脑子突然闪过了一个物件儿———小人书!这个念头让他欣喜万分:“因为我自己最擅长的就是白描,而小人书里不仅有大量的白描作品,每幅作品又串联起经典的故事。这下子我不仅能打发时间,又可以望画止渴,两全其美,岂不快哉!”姬振岭与小人书的缘分就此一发不可收拾,即便后来身体好些可以重操画笔,也不忍释卷了。在他的家中,《西厢记》、《水浒》、《三国演义》、《封神榜》……各式各样的小人书随处可见,有时候为了买到喜爱的小人书,他不惜花费上千块钱让朋友从外地带过来。

    也许是看多了小人书被激发出了童趣,姬振岭得病以来,性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长期的病痛让他看透了很多东西,他总是设法让生活的气氛变得轻松而随意一些。由于自己的胃不好,吃细粮反而会不舒服,所以姬振岭会经常吃些粗粮助消化。有时候粗粮不好买,他就会打趣着让妻子到卖鸽子食的地方去买些粗米回来,买回来还真吃,说不介意自己和鸽子争食。

姬振岭中国画作品
姬振岭中国画作品

    卖画为证明活着

    大病后的姬振岭再拿起画笔时,已不像之前那般从容,作画的进度也要看身体的脸色。大多的时候,他只能画画停停,让疼痛的躯体和模糊的眼睛得到休息。毕竟他也知道,自己患病很大程度源于从前不分昼夜地练画。

    或许真是命运多舛,到后来姬振岭的单位也渐渐的不景气,无力发放工资。自己一身是病,再失去经济来源无疑是雪上加霜。从来把自己的画当作宝贝来护着的姬振岭,也不得不考虑卖画赚钱了。有趣的是,由于长时间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很多人以为他远赴海外,也有人说他已经不在人间。就在前两年,天津古玩市场的一家画店老板,在店里挂上了刚刚买到的姬振岭的画。有一天一位顾客看到了这幅画,竟然惊讶地喊出声来:“原来姬振岭还活着啊!”

    凭借着出色的画技和良好的口碑,姬振岭的画还能找到不错的销路。“其实我对钱也没有太多的期望。现在儿子大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我想多赚点钱,给他买个房子。等他结了婚,我这颗心也就算放下了。”可他嘴里虽然这么说,但心中却终究有一个永远也无法完成的理想。在绘画的道路上,他本该走得更远,但就因为这身恼人的病虫而有心无力!想起去年天津美术展的前夕,天津市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郭凤祥找到他取画时,姬振岭曾如此动情地对他说道:“我参展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知道我的人看到姬振岭还活着,他还可以画画!”

    当肋间神经麻痹、内部脏器下垂、萎缩性胃炎、微循环障碍、支气管扩张、肺气肿、心脑供血不足、易激综合征、颈部和前列腺增生,以及四种眼疾,这些病症都纠缠在一个人身上时,对于他的生活,你会有怎样的想象?他曾经是天津颇有前途的一名国画家,却在事业发展的黄金时期被病虫缠身,十几年来只能困囚于斗室之中,从此与世隔绝。如今的他只能依靠卖画为生,面对命运对他开的这份玩笑,他也只好如此自嘲,至少我还可以———教身上的病虫画国画!

姬振岭
姬振岭

    姬振岭简介

    姬振岭, 毕业於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中国画专业,後在中央美院进修获学士学位。其作品多次参加天津市和国家级大展并获奖。曾受程十发、吴作人、李可染、黄胄、孙其峰等诸位老师在绘画方面的指导。并获天津市“鲁迅文艺奖”。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82年出版有《白描花卉枝法》。辞条辑入《中国当代美术家人名录》、《中国现代美术家人名大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姬振岭在创作 《世界名人录》等。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钟和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