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5年09月15日星期二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陈英杰:从邓家驹《漕运图》感受天津的历史文化

滨海高新网: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5-09-15 15:34:46

   天津画院党组书记陈英杰与邓家驹在一起
天津画院原党组书记、本文作者陈英杰与邓家驹在一起。(包仲川 摄)


邓家驹作品《漕运图》。

漕运图局部
邓家驹作品《漕运图》局部

漕运图局部
邓家驹作品《漕运图》局部

漕运图局部
邓家驹作品《漕运图》局部

    《漕运图》是油画家邓家驹的鼎力之作。我是先在天津港看到《漕运图》,以后调天津画院工作又认识了邓家驹,70多岁的老先生仍然保持着年轻人的那份执著。从他对艺术精益求精的态度和平时对事物的深层次把握中,我又加深了对《漕运图》的理解和认识。 

    邓家驹出身书香门第,早在幼年时期他就和司徒桥、傅抱石、李可染等一些著名画家有过接触。因为那时,他的母亲作小学校长,父亲在当时国共合作的政治部三厅主编抗战周刊,他的家和这些文化名人是邻居,耳濡目染,邓家驹从小就养成了对艺术的偏爱。后来,邓先生的人生道路有千万条,他却执意考上了中央美院,在那里接受了苏联专家的俄罗斯现实主义绘画传统,学习了徐悲鸿、吴作人传授的西方古典写实主义绘画技法。所以,他走上工作岗位之后,无论是在北京中央戏曲学院舞美系教书,还是在河北美院教书,又到天津历史博物馆从事美术创作,他都坚守着自己的那份执着,坚守着对绘画艺术的追求。 

邓家驹2003年在天津迎宾馆创作《漕运图》
邓家驹2003年在人民大会堂创作《漕运图》

    《漕运图》是邓先生奉献给天津人民的一部鸿篇巨制。上世纪80年代,正是改革开放的初期,他凭借着自己几十年在天津的生活经历和对这片热土感情,决心创作一幅最能代表天津文化,最具天津特色的作品。他凭借着在历史博物馆工作的便利,天天泡在故纸堆里埋头翻阅天津史料、海关史料,寻找创作灵感,最终锁定了中国的南北大运河——这个可以和万里长城媲美的伟大壮举。邓家驹选取因漕运而生的天津城市景象作为表现内容,通过对这座沽上城市的细致刻画,呈现出天津辉煌而特殊的历史。《漕运图》的创作过程十分复杂,十分艰辛,从情节故事、街市建筑、风俗民情,甚至人物的服饰帽饰,邓家驹都查阅了详实的史料依据。为了创作能够真实反映天津历史文化的精品之作,他不仅参考了大量历史文献和清代生活照片,与历史学家做研讨,还搜集整理了大批的历史资料,投入了整整三年时间,无数次地走遍了北京、天津、河北、河南、山西、陕西等地,考察了明清建筑,走访了社会民俗风情。 

    《漕运图》以恢弘的气势,描绘了清康乾时期天津城市兴起和北方漕运的盛景。整个画卷长达两米,总共涉及到几十个具体翔实的历史情节和三百多个人物,从画面几个重要场景的结构和特点中,我们可以看出邓家驹的写实主义风格以及深厚的艺术功力。 

    处于画面中心位置的是这幅画的主题场景——南北漕运。它采用了横构图的方式,表现南运河、北运河、海河的交汇处——三岔河口上的繁荣景象。宽广浩渺的河面之上,大大小小的船只络绎不绝,有运载着粮食、布匹、砖石的、官兵押运的大型漕船,达官贵族乘坐游玩的豪华气派的官船,供人消遣的花船;也有南来北往运送货物的小型商船,充满生活气息渔家小舟……远处的河面之上,还有挂着英国国旗的轮船。考察当时历史,康乾时期中国门户渐开,英国曾派特使马卡尔尼到热河避暑山庄觐见皇帝,而使船则需要在三岔河口换乘内陆小船,所以,画面上的英国三桅杆船正是体现了清政府与外洋交流的情况。画中这些穿梭于运河之上的大小船只,真实地反映了清朝时期天津漕运的兴盛状况,而漕运的繁荣也就成为天津的一大盛景。 

邓家驹2003年在天津迎宾馆创作《漕运图》现场
邓家驹2003年在天津迎宾馆创作《漕运图》现场

邓家驹2003年在天津迎宾馆创作《漕运图》现场2
邓家驹2003年在天津迎宾馆创作《漕运图》现场

    《漕运图》表达的另一个主题就是运河两岸的沿河文化。这主要是通过三组场景来表现的: 

    画面左上方的大块区域,表现的是老天津卫的沿河风貌。天津是依海河而生的城市,很多天津人都纷纷把家安在了靠近海河边的地方,建筑也是依河而建。所以,到现在很多外地人到了天津都辨不清东西南北,这就成为了天津城市的一大特点。其次,就是表现天津与漕运文化紧密联系的商业文化。天津作为南北交通的要塞,商业也有明显的地域特点,画面上繁华兴盛的商阜文化,有饭馆、客栈、当铺、铁匠铺、木匠店、杂货店……当时,为漕运服务的商业,是天津商业的一大特点。漕运的需要带动着天津商业的发展,于是一大批与之相应的商贸店铺就应运而生了。这些商铺聚集在一起,就形成了天津极富浓厚漕运文化特色的商业结构,也促进了天津城市的繁荣。再有,就是天津独特的“老城文化”。画面中生动而真实的表现了天津老城热闹街市景象。沿河近处香火鼎盛的“天后宫”,这座始建于元朝“天后宫”又称“娘娘宫”,是中国北方最大的妈祖庙,也是天津市现存最早的一处古建筑群体。初建时仅为船夫、商贾祈求海神天后娘娘保佑航海安全,后扩展成百姓求福祈顺、消灾灭疫之所,并以此为中心成为天津最早的居民聚落点。根据史料记载,元朝时期每逢漕运开始,漕运官都要到妈祖庙祈求安全。后来,妈祖庙成为当时船工、渔民、舟商、汇集活动的地方,也是老百姓娱乐的场所。到清朝时期,康熙皇帝加封妈祖为天后,乾隆皇帝更亲临天后宫观看酬神活动,并将三岔河口举行的“娘娘会”改称为“皇会”。妈祖信奉在漕运文化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三岔河口一带也因此繁荣起来。画面中在天后宫的附近,还表现了许多充满地域特色的市民文化,如闻名世界的杨柳青年画,风筝魏风筝,天津风味的龙嘴大铜壶茶汤……这些仿佛将观者带回到了300年前的天津,那陌生而又熟悉的“津味儿”使人久久的陶醉其中。在画面的远处,还描绘了老城的标志性建筑——鼓楼,从那依稀高耸的城楼中,更渗透出了天津老城那悠远的古韵。 

    画面右上方,坐落于河边的一座富丽堂皇的园林建筑,就在今天三岔河口附近的望海楼教堂一带,是当时清代皇帝出巡天津时驻跸的行宫望海楼,以及皇帝经常进出拈香的津门名胜望海楼和崇禧观(原名香林苑)。这座古建园林始建于清康熙年间,曾经风光一时;然而在1862年法国帝国主义强行租用三岔河口北岸以后,法国传教士谢福音主持就拆掉了原有的崇禧观,盖起一座规模可观的天主教堂——“圣母得胜堂”(取“圣母仁慈和庆祝第二次鸦片战争胜利”之意),作为法国天主教天津教区总堂,也就是后来的“望海楼教堂”。然而,更值得一提的是,这座教堂就是天津近代著名的“天津教案”旧址,在l870年的反洋教斗争以及l900年的义和团运动中曾两度被焚毁后重建。现在,往日的种种随着历史渐行渐远,今天的望海楼教堂已经被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静静的伫立在河滨的波光树影之间。 

    画面下方是沽上一景,主要表现沿河码头的劳动人民忙碌工作的场面:成群结队的纤夫们卖力的拉纤,码头的工人正在装卸货物,叫卖“津沽包子”的小商贩和往来歇脚、吃包子的买卖人,河边还有四处游走的江湖艺人……这些人物被画家刻画的活灵活现,生动的展示了当时天津底层人民的生活百态。  

邓家驹上世纪80年代在作品《漕运图》前。
邓家驹上世纪80年代在作品《漕运图》前

邓家驹上世纪90年代在创作《漕运图》时的情景
邓家驹上世纪90年代在创作《漕运图》时的情景

邓家驹向来宾讲解漕运图
邓家驹向中国驻法大使周觉讲解漕运图

    《漕运图》构图饱满、疏密有致。它通过对天津这座因水而生因水而长的城市所特有的地域历史与人文风貌描绘,生动的展现了天津漕运的繁荣景象,透视了天津社会生活与习俗风情的全景,让我们从中回味、解读了那段久远的津门历史,从中更加真实地感受了天津城市的文化底蕴。《漕运图》问世以来,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先后为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北京人民大会堂天津厅和天津迎宾馆大厅复制陈列。难怪这幅画送到法国巴黎展出时,法国美术界对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称其为“史画”。 (作者:陈英杰 书画家、天津画院原党组书记)

漕运图
邓家驹作品《漕运图》

漕运草图
《漕运图》草图

漕运草图
《漕运图》草图

漕运图局部
《漕运图》局部

漕运图局部
《漕运图》局部

漕运图局部
《漕运图》局部

漕运图局部
《漕运图》局部

邓家驹线描稿
邓家驹《漕运图》素描稿

邓家驹线描稿
邓家驹《漕运图》素描稿

邓家驹线描稿
邓家驹《漕运图》素描稿

 

高清图:峥嵘岁月丹青颂 “岁月”邓家驹美术作品暨文献展开幕
高清图:峥嵘岁月丹青颂 “岁月”邓家驹美术作品暨文献展开幕

    了解更多,请观看邓家驹访谈:

著名油画家邓家驹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实录

· 著名油画家邓家驹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实录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培垠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