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5年06月01日星期一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庆祝儿童节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赏析

滨海高新网: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5-06-01 13:36:15

卢东升
卢东升。

卢东升
卢东升在纽约。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天津美术网讯 在旅美画家卢东升的绘画创作中,除了母爱系列、少女系列之外,孩童系列的作品也是占了很大比重的。如果把他的工笔仕女图比作他写给挚爱的情书的话,那么,他的写意母爱系列又可以成为是对母亲的颂歌。而他的写意孩童系列作品则是他对自己未泯童心的延伸,更是他对清澄世界的美好的向往。卢东升用深情的笔触描绘生活,礼赞生活里的真善美。对于身体的残疾,行动受限制的他来说,绘画是他的选择,相反绘画也选择了他。因为只有心性宁静、目光澄澈、清灵才可能用至情至爱的笔来描摹生活里的美。

童戏题材的画在中国绘画的历史上一直是被边缘化的一个题材,南北朝时期的顾景秀、刘琰等画家都创作过婴戏题材的绘画;唐代的张萱、周昉、韩滉等也都留下了一些涉及婴戏内容的作品;五代的周行通、周文矩等都是描绘这类题材的能手。婴戏图到了宋代如同雨后春笋般迅速流行于当时的画坛,成为画家们反复描绘的题材和对象,尤其是到了南宋,婴戏画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景象。虽然此前的画家在绘画孩童的天性时都体现了一定的时代特点,但在数量上和宋代婴戏图对比,实在不能相提并论。在题材上除了画百子图货郎图等其他的画就难以见到,尤其天真稚气的情态最难描绘。儿童的身体的比例与脸部轮廓都异于成人,稍不留意,就会把孩子画老了,画大了,意趣皆无。

北宋末南宋初的苏汉臣对画婴儿尤有专长,“其写婴儿,着色鲜润,体度如生,熟视之不啻相与言者”(《顾炳画谱》),能把幼儿的神情状貌表现得惟妙惟肖。苏汉臣之后,其子苏晋卿、苏焯,学生陈宗训也工画婴戏。卢东升的孩童绘画是从大量地临摹和写生入手。临古人,写今人,画身边最熟悉的人。自从他为自己找到了绘画这一与世界沟通的窗口他就舍不得关闭,在绘画艺术的天地里,他是一块贪婪的海绵,努力地吸收着中国绘画艺术的营养。前辈画家中丰子恺、蒋兆和、黄胄、周思聪等等都是他的学习的老师。

在文化被封闭,思想被禁锢的特殊的年代,想要拥有一本像样的画册对于生于寒门的卢东升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可是,这一切都难不倒他。他就把自己能见到的有画面的纸张收集起来。烟盒、糖纸,还有各种包装纸都是他拿来画画的最好教材,有的带图画的纸是被人遗弃沾上了污渍,卢东升也不嫌脏,他拿到附近的水龙头那里冲洗干净,然后贴到窗户玻璃上晒干再收集起来。反复地临摹。很快,他的画艺大大地精进,在居住的唐家口新村已声名远播。人们看到体态奇特的卢东升不单单好奇他的样子,更钦佩他的才华。

当1987年,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有幸成为中国首个招收残疾人大学生的长春大学特教学院绘画专业的大学生的时候,他更是如鱼得水,像一个新生的婴儿,在艺术的天地里尽情地吸吮,汲取大量的营养。有一次,学院集体去参观伪满皇宫博物馆时,一幅溥心畲的《春风吹处纸鸢高》牢牢地吸引住了卢东升的眼球。那画中一個放风筝的小孩和一条长长的风筝线让卢东升的心里产生无限的遐想。那幅画是一个立轴,放纸鸢的孩子位于画面的下部,但是画面的重点是天上的纸鸢。而在孩子与纸鸢之间有一条若有若无的线贯穿期间,舒朗飘逸。他默记住整幅画面的全部细节,回学校后追摹苦练。

中国画的线条的练习是最难的一门功课,即使手脚灵活的正常人,练起来也非唾手可得的。千百次的练习都未必得其神韵,他用左手挥毫,伏案悬腕的练习则更增加了难度,整个的人几乎全部趴在画案上。一遍一遍地练习,画过春的暖意,画过冬的凌厉。长春的冬天很长,十月份就要穿棉衣了。卢东升负载着厚重的棉衣和自己不太灵便的身体,用心,用情去靠近绘画艺术的真谛。终于,他的绘画成功了。

当1990年,他学成回津的时候,不仅带来了三年的收获,更带回了自己在绘画体验中得来的执着。他忘不了他的童年学生时代几乎是在同学的背上度过的,他忘不了背他上学的同学们温暖的背;忘不了周围邻居的小伙伴一起捉秋虫、一起墙根撒尿捉迷藏;忘不了春节一起打灯笼捡炮竹玩至通宵......

卢东升的儿童题材绘画使用的是写意的表现手法,孩童系列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儿时的记忆,而题材的表现则是他的从未醒来的童年的梦想。春节放鞭炮喜庆吉祥,春秋季节适合放风筝“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秋虫声声,捉虫斗蟋蟀乐趣无穷。他的人物稚态可掬,形神兼备。《求得一声惊天地》、《闹春》、《扶摇图》、《春风得意扶摇上》、《粘知了》、《山娃逗趣图》、《三羊开泰》、《新五子登科》等等,不仅是其对童年生活的回味以及对纯真世界的向往,更是他对未来的美好生活的憧憬。

他的画面纯净题材向上,人物简洁。画意“以情写神”在卢东升的笔下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

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怀着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更高的艺术境界的追求,卢东升的绘画道路会越走越远。

(文/杨涤非)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卢东升的写意画—孩童系列作品。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培垠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