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11月05日星期三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著名油画家邓家驹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实录

滨海高新网: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11-05 16:14:34

著名油画艺术家邓家驹做客天津美术网
著名油画家邓家驹做客天津美术网

    嘉宾:著名油画家邓家驹。

    简介:一九三五年生。江西黎川人。1951年在《江西画报》任创作员。196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吴作人画室。任教于天津河北艺术师范学院。1970年调入红太阳展览馆(后为天津历史博物馆,现为天津博物馆),1985年调入天津画院。1999年退休。曾任天津画院副院长,一级美术师,现任天津美协副主席。终身享受国家特殊津贴。重要作品有:《开学第一天》(1960年毕业作品,受到美术界瞩目,为北京美术家协会收藏)、《红军万岁》《建设山区的人们》《太行秋》《和平解放北平》(参与创作)《松本龟次郎与青年周恩来》《海河漕运图》《皇会图》等。

    主要作品收藏和展出于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国驻法国大使馆,中国军事博物馆,淮海战役纪念馆,日本静冈博物馆,日本奈良博物馆,新加坡商会,天津迎宾馆,天津历史博物馆,天津周邓纪念馆等等

    1996年应联合国教科文总部邀请赴总部驻地巴黎搞个人画展。主要作品《海河漕运图》和太行山区风情系列获得很高的评价。

邓家驹
邓家驹

青年时期的邓家驹.
青年时期的邓家驹

邓家驹1996年在新加坡
邓家驹1996年在新加坡

邓家驹1998年与何家英等在深圳《图说天津600年》画展上
邓家驹1998年与何家英等在天津《图说天津600年》画展上

邓家驹1998年在深圳《图说天津600年》画展上
邓家驹1998年在天津《图说天津600年》画展上

邓家驹和范曾先生
邓家驹和范曾先生

邓家驹和夫人
邓家驹和夫人

    我对美术有一种强烈的喜爱

    [天津美术网]:欢迎著名油画艺术家邓家驹先生来到天津美术网,邓老师您好,您在自述中曾提到,您从小就很喜欢画画,父母虽然都支持但观点却不相同。母亲说,应该像王勉画荷一样,去写生,去临摹;父亲说,小孩子,只要有兴趣,随意而为吧。就您这么多年学画的经历讲,现在您更同意您父母哪位的观点呢?

    [邓家驹]:您谈到的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儿童教育的问题,作为学艺术来说,孩子先入为主的爱好,这是很重要的。当然他们二老有些分歧,这些分歧都是好意,可是我的母亲说他拿个粉笔在地上、墙上画,画一个东西得想办法让他画的更像。这就涉及到写实和写生的问题。那么我的父亲就说孩子喜欢什么,就是客观外界无论是人是物吸引了他,他才会去画它,这是学艺术最重要的。搞文艺首先是自己的感受,父亲就是让孩子随便画,画了就能提高他的情感,培养他的感受,提高他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我小时候父母老是为这个事儿争论,我母亲到最后顺从我的兴趣,也就是随我的便了。

    [天津美术网]:那您也是觉得兴趣是比较主要的吗?

    [邓家驹]:不要说一个孩子,其实大人也是这样的,你对客观事物不管是人还是事或者物,你有兴趣当然是很重要的。这些东西吸引他内在的一些情感。我的父亲主张自由化,他给我买《安徒生童话故事》,也是提高想象力。还有一本最老的童话书叫作《爱丽丝游记》,这本童话书描写的特别生动,一个女孩子一会儿变大了一会儿变小了。当然了这些都是提高了一个儿童的兴趣。后来因为那个年代比较动荡,特别是打仗,外界的变化就特别大。我所画的、所表现的就是每一个阶段的外界的变化给自己的一些反应。

邓家驹自画像(1951年作)
邓家驹自画像(1951年作)

邓家驹作品《入学第一天》
邓家驹作品《入学第一天》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素描稿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素描稿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素描稿

    [天津美术网]:这些外界的变化能触动您,会有创作的欲望。

    [邓家驹]:小时候就是画,用我父亲的话说就是自由画。日本人侵略中国的时候我们家就迁移到重庆去了,当时重庆的政府组织全国抗日。国民政府政治部有个三厅,这个三厅是搞文化宣传的,郭沫若同志在那里主持工作,是三厅厅长。我的父亲是写文章的,他们在三厅办了一份《抗日周报》。我们一开始在两路口住了一段时间,但是日本在重庆的轰炸是很厉害的,根本没有办法在重庆住,后来就搬到了农村金刚坡。三厅都搬到了那边,三厅有好几位画家,现在来说都已经故去了。我记得有油画家司徒乔,雕塑家司徒杰是他的弟弟,国画家傅抱石,漫画家高龙生、张文元,还有最年轻的水彩画家李可染。这些画家都聚集在三厅搞抗日宣传,住在金刚坡的下面。他们在抗日民族存亡的时候人们之间都共同有一种爱国、爱民族、反对侵略的这样一种强烈的情绪。虽然现在一讲这些都是老画家了,当时他们还都很年轻,像李可染那时候很年轻,最早他是画水彩的。那时候他们都有一个信念,就是抗战结束了,他们能回到自己的老家。他们本身的工作对我的影响很大。比如司徒乔,他是一名油画家,也是一位从印尼回国的华侨。因为爱国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国家在生死存亡的时候他愿意回到自己的国家参加抗日的文化工作。这些画家的儿子、女儿都在小学上学,那时候我也是个七八岁的孩子。我们都是在四维小学读书,这个小学是三厅政治部办的,国家办的。傅抱石的儿子傅小石、傅二石,还有女儿傅益维,当然他的女儿很小了。司徒乔的女儿司徒圆,二女儿司徒双,还有一个叫司徒羽,孩子父母间互相也都认识,都是朋友。这些孩子大部分都喜欢画画,除了司徒双喜欢跳舞,她在学校里经常参加舞蹈活动,总的来说这些孩子间,都有一些文化艺术的气氛。那时候我们经常来往,我常到司徒乔家中去看他画画。就看到他在画一幅画,现在已找不到这幅画了,叫作《国殇图》。那时候我是个孩子,觉得那幅画很大很大,一块大布钉在一块大板子上,他要踩在凳子上才能上去画,他的三个女儿还有傅小石都站在下面看着他画。那幅画整个是在画全民抗战,全民族都在国难当中,远处有抗日的队伍和作战的场面,近边还有为国家、保卫国家牺牲的一些战士。这些战士用的都是现在电视里面还演到的德式钢盔,有一个坎下来,那时候戴的钢盔都是那样子的。给我们这些孩子的幼小心灵震撼是很大的,他们的工作跟民族的存亡,社会的现状很自然的联系到了一起。我们经常看到张文元在画漫画,就傅抱石画国画那时候,他画一些古装的。他把家里的门板拆下来画画用,现在我们一说起来就是大师,大师在那个时候年轻,也没有现在高级的房子,就大门板抬起来摆好了垫上毯子就开始画了。也许现在这一张画拍卖是多少钱其实就是在一块大门板上画的。小时候就奠定了我对美术一种强烈的喜爱,我们小时候逮个什么地方就画,拿个粉笔墙上、地上都画过。

    [天津美术网]:重庆那个时候是大后方但是条件也是很艰苦的吗?

    [邓家驹]:是,因为我们也在抗战,条件是很艰苦的。画家们很艰苦,生活环境也很艰苦。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和他的作品
邓家驹和他的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作品
邓家驹素描稿

邓家驹线描稿
邓家驹素描稿

邓家驹线描稿
邓家驹素描稿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共 6 页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培垠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