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8月08日星期五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爱新觉罗毓峋追忆父亲溥佐先生二三事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8-08 11:28:10

爱新觉罗·毓峋在天津美术网
爱新觉罗·毓峋在天津美术网。

天津美术网讯 爱新觉罗毓峋的父亲溥佐先生算是他走上艺术之路的最大推动力,溥佐这位大画家在生活中常有奇思妙想,“玩”得雅趣十足。然而在对待艺术时却有严厉、谨慎乃至犀利、苛刻的一面,即使对待自家人也不例外。

太早成名令父担忧

20世纪七十年代,爱新觉罗毓峋提前病退回城,赋闲在家。当时,父亲溥佐正接了一批杨柳青画社的订单,每天忙于绘制小小的书签。他从偶尔给父亲打下手开始,逐渐参与创作、独立署名,居然也“业务”不断。在工薪族工资普遍只有三四十元的年代,按每张书签8分钱的酬劳计算,他每月若是完成500张书签,已经算是一笔令人满意的收入了。

年轻的爱新觉罗毓峋那时根本没听说过“艺术家”之类的名头,他认认真真地从小书签画到钟表卡,后来又开始画绢片……最大幅的作品酬劳能达到一二十元,他也乐于花费大量的时间去琢磨、去创作。他去北京探望亲友,带了两张刚刚临好的画,试探着去了一趟画店,没想到当场就被收购了。

这当然是意外之喜,爱新觉罗毓峋开始尝试着靠自己的名字去闯一闯批量“订单”之外的世界。一来二去,就有人上门求画,求画的人要求不高,只想请他临一幅名人字画,可以拿回去挂在家里。于是,爱新觉罗毓峋埋头临摹各种名人字画,宋元起步,明清品读,近代的张大千等名家的画作也临了不少。“反正你只要临好,就有人上门来买。”如此反复,俨然已经形成了某种良性循环,他的画技、画艺和名气一起迅速提升。

看到儿子的成功,父亲溥佐似乎有些忧心忡忡,常常摇头叹息:“你们(爱新觉罗毓峋和其他的兄弟)都不行啊!”爱新觉罗毓峋当然不服气,父亲解释说:“画画是寂寞之道,需要长期的积累和实践,还要从不断的挫折中汲取教训。而你成名太早,从第一张画起就能卖钱,对于年轻人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这样的担忧,让爱新觉罗毓峋长期坚持磨练画艺,始终以谦虚谨慎的态度对待周围的评价。即使在书画市场屡屡爆出天价的今天,他仍然秉承着父亲的教诲,从不以自我炒作赢得一时的蝇头小利,而失去追求艺术真谛的本心。

毓峋在爱新觉罗书画艺术研究会作品展览上与赵毅、马明
毓峋在爱新觉罗书画艺术研究会作品展览上与赵毅、马明。

几乎不给儿孙赠画

爱新觉罗毓峋成名甚早,曾多次受邀出访日本,字画在当地广受欢迎。如今回忆起那段时光,他感慨的不是海外买家蜂拥而至的盛况,而是自己没有把卖画的收入用于回购父亲的画作。父亲的画作传给儿子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为何爱新觉罗毓峋还在为“没有买”而遗憾呢?

原来,溥佐先生为人豁达开明,性格也潇洒至极。他身上有着传统文人雅士不问俗世的性情,兼之艺术家特有的不羁之才、洒脱豁达。他几乎从不刻意保存画作送给儿孙亲友,更不会专门为晚辈执笔绘画作为纪念,他的很多画作都是作为日常游戏中的“奖励”赠送出去的。

“我们小时候,父亲很喜欢和我们玩,有时玩游戏,有时训练我们的眼力和脑力,有时他抓一把黄豆扔在桌子上,让我们快速地默数,数出来就写一张小纸条交给他。谁数得又快又准,他就送一幅得意的画作给谁。”爱新觉罗毓峋回忆说,自己现在保存着的几幅父亲的画作,其实大多是当年“陪父亲做游戏”时赢来的。

溥佐先生喜爱曲艺,常常邀请曲艺名人聚会,席间挂出自己的画作并分别编号,嘉宾即席表演之后还可以共同猜谜、游戏、掷骰子,分出名次就可以取下画作带回家了。有一次,他回家看到父亲和伯父正在联手创作,就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对一幅墨迹未干、晾在一边的作品十分喜爱,便开口索画。没想到被父亲当面回绝了:“不行!这是文物公司定的画!”

当时他已经成年,面上讪讪的,颇有些尴尬,解释说:“我不是看没画完嘛,想要回去看看。”父亲头也不抬:“那就回去再说!”他舍不得这幅画,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伯父。伯父心软,就帮他说句话:“给了他吧!”这样有长辈“压”着,他才算求到了这幅父亲与伯父合作的作品。

《锦绣前程》失而复得

如今,挂在爱新觉罗毓峋家中的几幅溥佐先生的作品,除了奖励品、新婚礼物和勉强讨来的一张半成品,其他都是他辗转回购的。其中有一张《锦绣前程》曾在他手中失而复得,尤为珍贵。

溥佐先生虽然鲜少赠画给晚辈,但是性格中也有疏狂大意的一面。曾经有老同学私下找他讨画,开口就想要一张溥佐的画挂在家里。他不想伤了朋友感情,又不好意思解释说父亲不给儿子们赠画的传统,就从父亲的画作中“偷”拿出一幅看着色彩最鲜艳、尚未来得及署名的《锦绣前程》,赶快出门交给同学。

直到晚上父亲回家,他还惊魂未定。此后几日,他一直偷偷观察父亲的反应,决定如果被发现,就赶紧认错。过了大半个月,父亲天天照旧作画,偶尔整理画作时似乎并没有发现少了一张,他才悄悄松了口气。这件小事虽然无伤大雅,却也渐渐成为他面对父亲时内心一点隐隐的不安与愧疚。

父亲过世后,他多方搜罗、回购父亲的画作,希望能睹画思人、感怀旧年。然而当时溥佐先生的画作价格已经一路飙升,很多藏家根本不愿出手。恰在这时,老同学专程找到他说:“你还记得早年给我的那幅画吗?最近我们搬家,一看画都放破了,真对不住你。我把画送回来,你别怪我好吗?”

原来,这幅被他送给同学的《锦绣前程》并没有被装裱后挂在家里,而是被同学家人卷起来、随便放在柜子上,慢慢全家人都淡忘了此事,直到搬家时翻出来一看,发现画上很多地方已经破损、玷污,在外行人看来有些“拿不出手”。同学心痛之余,也觉得对不住爱新觉罗毓峋,干脆就给他送了回来。

《锦绣前程》失而复得简直是意外之喜,爱新觉罗毓峋将画作被污染得最严重的上部裁去一条,然后修复装裱,仍然是色彩艳丽、笔墨生动的一幅佳作。

·爱新觉罗毓峋:传统艺术要耐“看”
·爱新觉罗毓峋追忆父亲溥佐先生二三事
·爱新觉罗毓峋:好的画一看卖相 再看脉象
·著名书画家毓峋:学画天赋和文化的熏陶很重要
·著名书画家毓峋:我学画从临摹开始吸收百家之长
·著名书画家毓峋:凡是收藏家必会收藏溥氏绘画
·著名书画家毓峋:继承传统成立爱新觉罗书画研究会
·著名书画家毓峋:画的好坏就在一个“韵”字
·著名书画家毓峋:现在画界最可怕的是作品粗制滥造

爱新觉罗·毓峋
爱新觉罗·毓峋书法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观瀑布》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作品
爱新觉罗·毓峋书法作品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正轩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