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8月20日星期三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著名画家郝玉明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实录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7-19 17:42:38

著名画家郝玉明做客天津美术网
著名画家郝玉明做客天津美术网

    嘉宾:郝玉明,天津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天津美协会员,天津市专家协会艺术组成员。

    简介:郝玉明,1943年生于天津。1959年考入天津美术学院装潢专业。1964年毕业后参与筹建河北省工艺美术学校(现为河北大学工艺美院)。1974年调回天津美术学院视觉传达系任教。现为天津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天津美协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天津市专家协会艺术组成员。郝玉明以古人为师,以传统为法,以造化为本,以修养为根,体现出冷静的审美追寻与执著的生命意志。在这个艺术表现的纷乱和丰富的时代,这样的艺术实践是可贵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的精神寻找,才是民族文化艺术得以常青的希望。近十多年来,他全身心投入对中国画和书法的研习,作品多次参加展出。出版有《21世纪有影响力画家个案研究郝玉明卷》、《郝玉明花鸟集》等。


著名画家郝玉明做客天津美术网

    孙其峰每年推荐我练习写一个贴

    [天津美术网]:欢迎天津美术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天津美术家协会会员郝玉明老师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郝老师,您好!

    [郝玉明]:你好!

    [天津美术网]: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习绘画的,能跟我们谈谈您的经历吗?

    [郝玉明]:可以。我很高兴今天来到天津美术网,和你们一起互动,一起成为朋友。参与学习绘画本身是非常有意思的,我本来是没有一个正规学习的老师,我的老师可以称作是草根老师。我学习书法是从6岁开始的,但是当时由于家境贫寒,请不起一位专业的老师来教我,正好那时候在离家不远处有个剧场,叫“新天仙”剧场,那里有一位老先生每天要在红旗板子上面用毛笔和白粉子写第二天演出的戏报。每天晚上七点钟准时开始,由于我当时太小也不敢多问,所以不知道老先生写的什么字体,但是我就觉得他写的很好看。所以到每天晚上7点多钟我都会去看老先生写字,回到家以后我找个角落照着他的姿势一笔一划的重新写一遍。

    [天津美术网]:也就是说老先生也没有指导过您,就是你看过他的字之后,自己回家练习的?

    [郝玉明]:是的。因为那会年纪小,胆子也小,就一直不知道老先生写的到底是什么体的字,就知道写的很好看。就这样我保持着每天都练习,自己给自己留作业,大概练了2、3年。后来到了中学,我用一直练习的字体给学校的黑板报写标题,我们班主任老师就问过我:“你会写隶书?”

    [天津美术网]:那时候您才真正知道一直所练习的字体就是隶书。

    [郝玉明]:由于当时我也没太听清,我就又去请教班主任,“您说我写的这个字是什么体?”老师告诉我,你写的是隶体,并问我这个字体是跟哪位老师学的。我告诉班主任,这是跟一位写戏报的老先生学的。所以说我的书法启蒙老师,就是这位写戏报的老先生了。在那以后,我的班主任就给了我一本隶书的字帖,让我好好去临摹,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才正规的开始学习书法,直到现在那本字体我还保留着。那时候我住在大杂院里,到每年春节的时候,我就自己出钱买墨买纸,给每一家都写上一套春联,到三十晚上我就会给每家都贴上我写的春联,那会心里特别有成就感。

    [天津美术网]:是,因为过年的时候,邻居家的亲戚来串门,一进来看到的每家每户都是您写的春联,那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

    [郝玉明]:是的。因为这样做邻居高兴,我也非常高兴,我感觉整个院里红红火火的,都是我写的字。每年都是过年前的一个月,我开始编词并且写好,等三十那天挨家挨户的去张贴。所以对于我的书法老师,我应该感谢那位写戏报的老先生。


郝玉明作品《高松图》。

郝玉明作品
郝玉明作品

郝玉明作品
郝玉明作品


郝玉明作品


郝玉明作品

    [天津美术网]:那位老先生看过您写的东西吗?

    [郝玉明]:没有,我从来也没主动拿给他看过。后来我1959年考入天津美术学院,当时我16岁,我就用隶书写庆祝元旦的标语,我们系里的孙其峰孙先生问我,这个字 写了多少年了?我说这个字我从6岁就开始学习了。后来我才正式的走上学习书法的路程。孙先生每周都要求我上交五份作业,那时候每星期五收作业然后星期一把批改完的作业再发给我,就这样,我坚持和孙先生学习了五年的书法。

    [天津美术网]:要是这样讲的话,其实孙其峰才是您正式的第一位指导老师。

    [郝玉明]:没错。无论是从科学角度还是艺术角度,是孙先生把我正式的领入了书法道路上的。在教我的这段时间中,孙先生相当认真,每年只推荐我练习一个字贴,让我临摹一年。比如说曹全碑,就让我写一年。第二年孙先生告诉我应该练习张迁碑了,我就又开始练习张迁碑,后来我又学习了一年的乙瑛碑,再后来孙先生告诉我,根据我自身用笔气韵的特点,我应该写行书,更像书体,我就又学习了一年的苏东坡。在那之后孙先生告诉我可以自己选贴了,我根据专业的关系又学习了黄庭坚的字,米芾的字。所以我现在的字体基本上还是以隶书为主,也学习过魏碑。因为我当时的专业是装潢专业,当时没有电脑,所以的文字都需要自己写,其实自己写我觉得效果更好。所以我就把书法和我的专业结合起来,这样我的书法就一直没有扔掉。所以从书法角度来讲,第一个老师是一位写戏报的老先生,而正式的老师就是孙其峰孙老师。孙老师每次给我批改完的作业,我都精心保存,写的不好的地方在画纸上标注个叉, 写的好的地方用红笔标注对勾,甚至每个字每一笔的笔画如果我写的不好,他都会再旁边重新写示范给我看,遗憾的是这些东西在文革期间全部被红卫兵毁掉了,所以我一张都没有保存下来,假如这些批改的作业能够保存下来,那对于我来说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以上讲的是书法,学画就更有意思了,因为在学习书法期间,我就开始学习国画。离我们家最近的有个南开公园,每到星期日早晨有位老先生在那里卖旧画。墙上,地上铺了很多画作的真迹,那个年代画作还没有造假。所以每到周日的早晨我就到南开公园去看,去观摩那些作品。但是我最爱看的、最爱听的,是那些老先生之间对于那些画作的评论,相互探讨每幅画作究竟出自谁手,有多高的水平。他们在谈论期间,我就在旁边洗耳恭听,听这些老先生都是怎样评论这些艺术作品,听完之后我就会记在心里,回家后根据白天的记忆把画作背临摹出来。为什么要背临呢,因为我买不起画,尽管在当时是很便宜的。有时候我也会将我画的画拿到老先生那让他看一看,他会给我指点,比如他会告诉我:你还年轻,还是应该先从功底开始,告诉我不应该从大写意着手,应该先学习把线勾一勾,把腕子练一练,体会下线的质感。尽管老先生的语言,我现在想起来不是太懂,但是我记忆的相当深刻。从这以后不久我就考上美院了,正好我们系的专业课跟国画课的比例是各占二分之一,正好合我意。因为我学的是装潢专业,也就是设计专业。那时候孙其峰先生,李鹤筹先生,张其翼先生,溥佐先生还有刘真理先生就轮流给我们上课,给我上包括花鸟,山水,书法,小写意还有工笔。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走上了正规的学习国画的路程,这个路程我很喜欢,虽然学的专业是设计,但是我还是对国画情有独钟。从那时学习国画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由于自己的热衷和喜爱,那时候我的作业都是班里的范画,也许因为我下手比别人都早,再加上自己有点小聪明吧,那时候每天老师留的作业我都会超量的完成,我认为每次作业给我留的都是一次机会。

郝玉明作品
郝玉明作品

郝玉明作品
郝玉明作品

郝玉明作品
郝玉明作品


郝玉明作品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共 6 页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正轩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