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4月24日星期四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著名画家陈元龙:三位恩师指引我走上艺术人生路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4-24 09:52:40


著名画家陈元龙做客天津美术网


陈元龙和天津滨海高新区工委宣传部部长 王会臣(右) 在天津美术网


陈元龙近照


陈梅庵祖孙三代 (1984年)


陈元龙和国际友人

    [天津美术网]:陈老师,请您谈谈您是怎样和绘画结缘的?

    [陈元龙]:我和绘画结缘的历史,说起来比较长,得从我小时候说起。我的父亲陈梅庵是津南区著名的书画教育家,老先生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开始办私立学校,他天天教书,也直接影响了我的学前教育,自小我就跟着父亲学习书法和绘画,背唐诗,写书法、练绘画就是我每天的必修课。算起来,我是从相当于现在孩子上幼儿园的阶段就开始与书画结缘的,就这样影响了我几十年。

    [天津美术网]:您从事美术创作四十余年,所拜名师也比较多,哪位老师对您的影响最深?

    [陈元龙]:我正式拜师是在1974年进入天津美院学习之后,从1974年到明年2014年就整整四十年了。1974年,天津美院恢复高考,当年是著名书画家霍春阳先生去招生,那时我家住在津南的咸水沽,霍老师招生到了咸水沽,在考场里,他就发现了我,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第一印象。后来我们才真正体会到,对学生来说,遇到好的美院老师,就像找到光芒,找到大道一样。从第一次见到霍老师,他就对我严格深教,到现在也是这样。正式进入美院学习之后,我被分在了花鸟画班,那是天津美术学院的第一届花鸟画班。我们班一共7个学生,非常荣幸的是,我们当时的老师不仅有著名的美术教育家、书画大师孙其峰先生,还有爱新觉罗•溥佐先生,孙先生教写意花鸟,溥佐先生教工笔,霍老师是班主任。我最近刚出了一本画集,出版前,我请孙老师给我题字,他题了四个字——桃李芬芳。孙老师今年93岁高龄了,看到孙老师的字,又让我回想起了40年前跟着老师们学习的情形,真是历历在目。这三位老师都是我的恩师,他们为我的艺术人生路扎下了深厚的基础,我感觉老师和学生之间是非常难得的一种缘分。


 陈元龙与孙其峰合作作品


陈元龙作品


陈元龙作品


陈元龙作品《春趣图》

    [天津美术网]:您的《桃李芬芳画集》什么时候出版的?

    [陈元龙]:刚出版的,孙其峰先生今年93岁高龄了,画集出来后,我就想拿给孙先生看看,孙先生身体不太好,我不敢贸然打扰,就一直等着,这样等了半年,才有了机会,孙先生看了我的画集以后,特别高兴,对其中几幅画给予了高度评价。这本画集里,有一幅我画的胡杨树,上面有孙先生的题字“元龙画万年胡杨,其峰补双喜”,这背后还有段故事。几年前,孙其峰先生特别鼓励我要到大自然里去写生,并鼓励我画胡杨树,他说新疆的胡杨树被称为“沙漠的脊梁”,也被称为英雄树,号称“千年不死万年不倒”,还给我好多照片,并且说胡杨代表中华民族的精神,画胡杨比画柏树更有意义。就这样,我带着孙老师给我的任务,两次去新疆写生,画完之后给孙老师看,孙老师看了之后挺满意,他进一步给我指导,胡杨树它的习性和特征是怎样的,都有哪些被人称赞的品质,画家画胡杨就要画出它的精神。那时孙先生已经90岁高龄了,他看了我画的胡杨,特别高兴,又在画面上添了两只喜鹊,孙先生感觉这幅画的意境特别深。当时,孙先生说得有点动情:我当年给你们上课的时候,就是你现在的年龄,我现在年龄大了,你们要继承我的教学思路,把书画教育传承下去。对这幅画,老先生特别满意,不仅补了两只飞翔的喜鹊,还当场挥毫题字,题画名《双喜》并题记“元龙画万年胡杨,其峰补双喜”。孙先生特别潇洒,特别随意,我觉得作为他的老学生,跟着孙先生近四十年了,孙先生能给我的画作补景,我心里感到特别欣慰,这幅画见证了我几十年艺术创作的成绩,是我最大的收获,代表了老一辈的老师对学生的关爱,这种关爱让我受益终生,所以我将这幅画特别收入了《桃李芬芳书画集》。这本画集里还有好多其他老师为我题字和补景的作品,像杨德树先生、吕云所先生、霍春阳先生、王震德先生、史如源先生、贾宝珉先生,他们都是我的老师,如果说这些老师每个人都能出一本集子,那么对咱们的美术事业和美术教育事业,一定大有裨益,也一定会有更大的社会影响。王振德先生也特别支持我,为我这本画集作序,夸奖我的画集非常好,并勉励我继续把美术教育工作做好。


陈元龙作品《春韵芬芳》


陈元龙作品《沐浴》


陈元龙作品《雪梅香》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正轩
分享到: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