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3月31日星期一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著名画家张蒲生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实录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3-30 17:04:50


著名画家张蒲生做客天津美术网

    嘉宾:张蒲生,现为天津美院教授,天津美协名誉理事,曾任天津美院教研室主任、系主任、教学副院长、院学位委员会主席、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书画报社社长、文化部颁发的全国艺术学科第四批学位授予权评审委员、第六届全国美展评选委员、全国首届报纸广告评审委员,国际美术家联合会常委、天津市广告协会顾问、市包装设计研究会副主任、市工业设计协会顾问、市老科技工作者协会艺术顾问、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名誉理事、市政协书画研究会常务理事、市老年人大学书画院院长、“白洋淀诗书画院”首任院长等,并兼任全国多个省市、多家书画院名誉院长职务,其传记被载入几十种名人辞典中。
    简介:张蒲生,男,1936年生于陕西省大荔县福佑村,1960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同年来天津美术学院工作至今。擅长写意花鸟画,偶作山水画。梅、兰、竹、菊、月季、牡丹、雄鹰等长常见于其笔下,尤其擅长画麻雀,其作品多选材平凡的事物,但十分朴实、亲切,画中常常表现一群麻雀各种动态,遥相呼应,十分机灵生动,充溢着热烈喧闹而活泼欢快的气氛。出版有《张蒲生画集》,《张蒲生评集》,2011年,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当代名家画集——张蒲生》,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代表作《瓦雀归巢》、《晨曲》、《麦场无人时》、《雀趣》、《风雨欲来》等作品花鸟鱼环境相结合,大气清新,多次在全国美展中获奖,并被多家美术馆、博物馆、纪念馆收藏。1983年6月随李瑞环为团长的代表访问日本,并举办了个人画展。2011年,“张蒲生作品展暨作品集首发式”在白洋诗书画院举行。荣宝斋出版社出版《荣宝斋画谱》之“张蒲生绘花鸟”卷。


著名画家张蒲生做客天津美术网


张蒲生与画家范曾(右)、张世范先生(左)

    我画麻雀的灵感源自生活

    [天津美术网]:欢迎原天津美术学院院长、著名花鸟画家张蒲生做客天津美术网,接受我们的访谈。 张老师,您是如何走上绘画这条艺术道路的? 
    [张蒲生]:我奶奶是位民间艺人,我受她老人家的影响,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上初中时,正赶上抗美援朝,我就画起了连环画,也画劳动模范。后来我考上了西安美院附中,从美院附中毕业又考上了西安美术学院,这期间,一共学了八年美术。1960年,我从西安美术学院毕业就被分配到天津美术学院当教师从事美术教育工作,这么多年始终在天津美院待着没动。
    [天津美术网]:您比较擅长画写意花鸟画,尤其是擅长画麻雀,为什么喜欢画麻雀这种鸟呢?
    [张蒲生]:我早年的绘画作品尝试过各种题材和形式,那些作品反映了那个年代人们熟悉的社会氛围,近30多年来,艺术观念上的变化潜移默化地带动了我的水墨画艺术境界的升华。孙其峰等前辈画家的指点以及我本人对传统绘画作品以及画史画论的研习,对我的艺术起了积极的推进作用。从一般绘画到特定的花竹鸟雀,题材范围看似缩小了,但从运用传统绘画语言、表现现实心灵感受这个层面来看,我的绘画艺术变得更为深入、更为细致。
    早在唐宋年间,花鸟画就成为了中国传统绘画的重要门类。《宣和画谱》记载的北宋宫廷内府收藏名画,其中人物画500余幅,山水画1100余幅,而花鸟多达2700余幅。这反映了宋徽宗的艺术取向,也传达出花鸟画高峰期的到来。所以,《宣和画谱 叙目》阐发了花鸟题材的人文价值:“草木之华实,禽鸟之飞鸣,动植发生,有不说之成理,行不言之四时,诗人取之为比性讽喻……”这一类遥远而又亲近的观念,透露了中国文人总是将诗文绘画与人生、与伦理相提并论的文化追求。这对我的艺术取向,有很深的影响。正是沿着这条路径,我把目光集中到花竹松石禽鸟,而尤以常人司空见惯的麻雀最为偏爱。在我的画上,无论是百花竞放的暖春,还是风雪漫天的寒冬,麻雀们永远以饱满的生命活力觅食嬉戏,载飞载鸣。中国画家每每有个人偏好的绘画对象,例如齐白石之于虾蟹,徐悲鸿之于奔马,吴作人之于金鱼,黄胄之于毛驴……他们选取的描绘对象,不仅适于发挥其艺术之长,而且寄托着他们的人格理想。我选择麻雀入画,有我对人生、对世界的态度与看法在里面。


张蒲生作品《百雀图》


张蒲生作品《晨曲》


张蒲生作品《临水观鱼乐》


张蒲生作品《拟浦佐先生法写意》


张蒲生作品

    我是陕西人,从小爱麻雀,画麻雀。麻雀虽小,也很普通,正因为其普通,它才更向命运抗争与奋斗。生活中的我,正像一只小小的麻雀,“我以我画写我心,我以我心竞自由”,以画写我心,以心画自由,但画中的麻雀不是广义上的麻雀,而是特定意义上的“瓦雀”,即农家茅屋瓦舍中的“家雀”,它们被我注入了浓浓的乡情乡思。在我画的小瓦雀中,有积极向上自由奔放的艺术生命,精神家园在我心,仰视苍穹,世界的一切装在我心中。我追求艺术上的阳光色彩,追求人生与自然的和谐,追求积极向上的乐观精神,反对消极的灰暗低调与悲观情绪,这些情感诉求都能在我的作品中显示出来。一言以概之,我笔下的雀儿既注入了我浓浓的乡情乡思,也有着鲜明的时代特色和我个人的独特情怀。
    [天津美术网]:像您的麻雀是自己创作的因素更多还是吸取了别的艺术大家的画法?
    [张蒲生]:从技法上来说,我吸收了前人的画法,我认为画家里麻雀画得最好的是任伯年、黄胄,任伯年画得特别像,他什么鸟都能画,虽然麻雀画得不多,但是画得特别像,从造型到颜色都特别像,黄胄画得虽然不具体,但是也特别灵动,特别神,孙其峰先生画得也非常好,这些技法我都吸收了,但是在表现方式上,我比他们广泛。我为什么画那么多麻雀?我小时候生活在农村,过去农村生活的习惯,麦场里面晾晒麦子,麦场无人时,一群群麻雀就飞来了,天高任鸟飞,瓦雀归巢,我就仔细观察,这就是我的艺术的生活来源,所以我画出来的麻雀跟别人不一样。历史上,只要画花鸟画的,都画麻雀,只不过都是画几只,最多十来只,没有人像我画得这么多,我画过几百只、几千只,也画过一万多只,所以给人感觉我就是画麻雀的,其实我不只画麻雀,什么鸟我都画。
    [天津美术网]:您有百雀图、千雀图,您创作这么大幅题材作品的想法是什么?
    [张蒲生]:就是从生活中来,贴近生活,别有意境,我的画特别贴近生活,和别人不一样,有我自己的特点和个性。
    [天津美术网]:数量多是不是也能体现气势?
    [张蒲生]:麻雀姿态挺多的,一百多只麻雀,姿态各式各样,基本上不雷同。你画得多了,别人就会认为你只会画这个。古今书画名家大多具有多方面的艺术才能,但最终往往以一两种题材而家喻户晓,如唐伯虎擅画美女,郑板桥擅画兰、竹,齐白石擅画虾、蟹,徐悲鸿擅画奔马,李苦禅擅画雄鹰,黄胄擅画毛驴等等。我麻雀画得比较多,所以我到外地,逼人会说“张蒲生,麻雀王来了”我就说,别提‘麻雀王’,提‘王’我不爱听。


张蒲生作品《岁寒三友傍》


张蒲生作品《太平盛世看雀趣》


张蒲生作品《田园黄金色》


张蒲生作品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共 6 页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正轩
分享到: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