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1月14日星期二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著名画家吕少英:安静中放逸是产生艺术美的沃土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1-14 10:10:30


著名画家吕少英做客天津美术网

    嘉宾:吕少英,天津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天津美协艺术理论委员会理事,天津城建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
    简介:吕少英,生于山东莱阳,本科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美术系,在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取得硕士学位,2011-2012年进修于天津美术学院何家英工作室,2012-2013年为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孙志钧工作室骨干访问学者。主攻中国花鸟画,受到范曾、陈玉圃、韩昌力诸先生的指教,发表过学术论文20多篇,多幅作品刊登在美术类核心刊物、画册上,其作品多被各机构或个人收藏,参与并主持了天津多个重要性科研项目,出版有《吕少英国画作品选》;《没骨花鸟画技法全解》;《中国画名家典范课堂—工笔牡丹》;《中国画名家典范课堂—工笔荷花》。
   
参展情况:
    2003年作品在“中越书画联谊展”中获优秀奖
    2003年作品获首届中国书画小精品创作大奖赛银奖
    2008年《轮回》在天津美协主办的天津市第二届花鸟画大展获优秀奖
    2009年《翠染晨雾》在天津美协主办的天津市第七届青年美展获铜奖
    2009年《碎红栖晚》入选天津市第11届美展
    2009年《细语》在山东省美协主办的庆祝建国60周年美展中获一等奖
    2010年1月作品参加第三届连云港工笔画展
    2010年《晨露》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上海世博会中国美术作品展
    2010年《十月飞雪》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首届现代工笔展
    2010年《静月和清》参加天津市第三届青年十佳美术作品展获优秀奖
    2011年《春晓》参加纪念建党90周年天津市大型美术作品展中获优秀奖
    2012年8月《斯文在焉-陈玉圃师生画展》在山东美术馆举办
    2012作品参加“当代最具学术价值与市场潜力画家作品展”
    2013年3月作品参加天津女书画家佳作邀请展
    2013年8月作品参加日本东京“迹与魂”——当代中国绘画展


著名画家吕少英做客天津美术网

    [天津美术网]:花鸟画在绘画形式上有很多表现手法,您当初为什么选择了工笔画?是您的性格使然么?

    [吕少英]:我个人的性格是很豪放的,我的同学和了解我的人都知道,生活中的我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也常常丢三落四,性格很粗放,不属于那种很细致的。我画花鸟画,最初的方向其实就是写意,包括我的研究生导师李春霞老师和韩昌力老师也是画写意的。我刚上研究生时,导师就给我们规定了课题,专门临摹和研究古代名家的写意花鸟,于是我就从临摹吴昌硕、齐白石、扬州八怪的写意花鸟画入手,但是画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自己收效甚微。随着知识的积累,我对绘画的认识也渐渐提高了,体悟也越来越多,尤其在跟着陈玉圃先生、杜滋龄先生学习的过程中,我反复体会他们的艺术,渐渐认识到写意画的一些规律:中国画画到最后,画的就是画家自我的本真,所谓“画如其人”,绘画实际上表达的是画家内在的精神气质,一个看不见的自我,而不是一个表象的自我。我当时感觉自己太年轻,对艺术和生活缺乏深刻的感悟,胸中的涵养也不够强大,如果这样来画写意画,就难以支撑起画面的精神空间。工笔画,它是一个渐进式的过程,通过一层层、一遍遍的渲染,慢慢地把自我展现出来,甚至可以展现一个理想化的完善自我。我感觉工笔画的渐修过程更加适合锤炼我的心性、发挥我的能力,于是我就沉下心来研究工笔画的创作。对于一个对绘画认识不深的人来说,画工笔画也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在创作过程中,工笔画更能够让一颗浮躁的心,慢慢地沉静下来。就我的理解而言,画画首先要心静,只有在沉静当中,思想才会开花,思绪才会飘扬,安静当中的放逸才是产生有内涵有分量的艺术美的沃土,否则,心浮气躁,汲汲于功名,呈现在画面的就只能是一团躁动的浊气,不会创造出高雅的艺术来。


聆听王学仲先生教诲


在国家画院陈玉圃先生展览上

    [天津美术网]:您的画中总是带给人朦胧、凄迷和模糊的美感,这是您刻意去追求的味道么?

    [吕少英]:不是刻意的,应该说这种风格的形成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我画工笔画,最初是从宋画入手的,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对宋人的小品花鸟画很痴迷,于是就规定自己一个星期临一幅,到后来,不断地提高要求,有时候就半个月才临一幅。在临摹过程中,我一开始追求完全的相似相仿,并以能达到乱真为目的,到最后,对于形似就看淡了,更多追求一种情趣、一种格调,抱着期望实现一种新的表现风格的愿望来“意临”。在这个过程中,我一共临摹了30多幅宋人小品花鸟画,更深刻地体会到了宋画中“尽精微,致广大”的艺术精神。在中国传统花鸟画中,宋画是一个高峰,也是所有学习者无法回避的重要历史时期,对宋画的揣摩临写,是每一个学花鸟画的人,都不能逾越的学习阶段。宋画的技法很全面,是传统绘画技巧的集大成者,如罩染法、平染法、分染法、撞色撞粉法等,都在宋画上得到了广泛使用。传统的古画,特别是宋画,相比元明清的绘画,更多一份天真和纯朴,在画面意境的营造上,宋画也开创了中国花鸟画的独特审美样式:画幅不大,画面安静而精致、自然而瑾雅,展现的天地很宽广,表达的意趣无限悠长。宋人追求逼真、精微而雅致的艺术,树上小小的一个折枝,画家以写实的笔法勾画出来,表现得惟妙惟肖,这既不同于西方的超写实绘画,也不是照片艺术,更不同于波斯的细密画,但它又是写实的,在写实的背后有一种静穆的意境美在支撑着整个画面,使画面一下子就高大起来,空间也由此拓宽了。


吕少英作品:《茗香之夏》


吕少英作品:《怒放》


吕少英作品:《暖秋》

    [天津美术网]:它是宋代特有的风格吧?

    [吕少英]:也不是,只是这种审美特征在宋代花鸟画上体现得格外强烈些。在欣赏宋画的时候,观者能感受到宋画的逼真感,它是非常和谐、非常自然的。在这种自然里,透露出一种对自然的崇拜和敬畏,是一种不由自主跟自然紧密贴合在一起的心境,这种感觉不是刻意追求的“天人合一”,它本来就是自然而然的,本性就是自然的,无需去苛求也无需掩饰。刚才说到的这种朦胧、凄迷和模糊的美感,在宋画中也是存在的,它们就存在于逼真写实的画面后的一个空间里,我们看李嵩的《花篮图》,它的画面画得非常具体,但是背景很空旷,营造了一种很大的空间,给人无限的遐想,让人感觉到画面需要表达的内容非常之多,多到无法叙述,只能以点带面来提示观者去想象,细细品起来是很凄迷的。再比如《凤蝶图》,画面也非常小,也就画了一两枝花,但是却能让人感受到风很强很大,天空似乎很大,而且这个天空不是做作出来的,而是很自然的,就是单纯的留白。还有《碧桃图》的桃花渲染得很白,但又不板,从近处看,白色的桃花非常地细致娇嫩,从远处看,又能感受到所有的白花是一个整体,它们有虚有实,有主有次。在背景的烘托下,又有一种朦胧的美映衬在清晰的花朵后面。宋画的这种跟自然契合的朦胧美,实际上就是我在绘画中一直寻找的东西,我不断地使自己静下心来,就是要去触摸到那种自然而然的心性。


吕少英作品:《青云案》


吕少英作品:《清露》


吕少英作品:《清晓》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柯晶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