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1月07日星期二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著名画家孙长康做客天津美术网访谈实录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1-06 17:27:54


著名画家孙长康做客天津美术网

    嘉宾:孙长康,天津市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美术学院特聘教授,高级美术师。
    简介:孙长康,1941年12月17日生于山东省招远市。孙长康先生幼承家学,得
其父孙其峰先生尽心指教,于书法绘画日课不辍,恳恳矻矻数十年如一日,在继承传统的基本上汲众家之长,天道酬勤,终有所成,于山水之作形成了散锋、泼写、厚重浑苍、气韵生动的特点,卓然成家,为时所重,其山水之艺初拜天津市北宗山水名家黄士俊为师,后受业于天津著名山水画家赵松涛、孙克纲先生,遍临石涛、石溪、梅清大师的作品以奠其基,兼研龚贤,以及近代山水大师傅抱石、黄宾虹诸先生浑得其神韵。曾在天津、北京、烟台等地多次举办个人画展浑得艺界人士好评,作品曾先后为中南海、中国军事博物馆、北京站等文物收藏单位所宝爱,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国际友人多有收藏,《中国书画报》、《天津日报》、《今晚报》曾专题介绍其艺术成就,刊发作品,作品入选《津门名家作品选》等多种画集。


著名画家孙长康做客天津美术网

    倾心北宗山水 怕挨斗改学油画

    [天津美术网]:欢迎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美院特聘教授、天津市政协委员、著名山水画家孙长康先生做客天津美术网。

    孙先生,您好,您从1957年开始学画,至今已经半个多世纪,和我们谈谈您这些年的艺术经历吧?

    [孙长康]:我小时候就喜好画画,上小学就开始画。那时有一种玩具,马路上的小贩们把玻璃切成一对一对的两块,用硫酸纸画上窦尔敦、黄三泰,然后拿黄色的晒图纸把窦尔敦、黄三泰压在一起,再拿玻璃压上,最后用猴皮筋一兜,放在太阳下晒,晒了3、4分钟,赶紧拿到黑屋里用水一冲,晒图纸就变成蓝色的了,小孩们就可以拿去玩了。50年代的时候,我上小学,小孩们没有别的玩具,都玩那个。到了后来,我就拿硫酸纸自己画,别的小孩不会画,我就给他们画,画窦尔敦、黄三泰等好多人,有时就从早画到晚。

孙长康作品:《水墨太行山》
孙长康作品:《水墨太行山》

孙长康作品:《太行千璋图》
孙长康作品:《太行千璋图》

孙长康作品:《青山万重图》
孙长康作品:《青山万重图》

    上了初中,我们学校有美术组,我就到美术组画画。我很早就拜黄士俊先生为师,黄士俊先生是北京湖社的,他是湖社重要成员刘子久的学生。黄先生家住在地纬路对过的小关大街,大概从上初一开始,我就一直上他家跟他学画画。黄士俊先生是画北宗山水的名家,那时画画都需要用砚台研墨,黄先生总往嘴里蘸毛笔,这样画完画之后,舌头全是黑的,我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墨是拿冰片和麝香调的,用唾液蘸墨就好画了,所以我们那时都跟他学“吃笔”,现在当然不用学,墨汁里都是防腐剂,谁也不敢吃。我跟黄先生学北宗山水,从1957年一直学到1965年,1965年文革就开始了。黄先生当初在护士学校画人体解剖图,工资没有多少钱,但是他们家生活过得挺好,一个大院子,里面房子都是他们家的,这些都是解放以前留下的产业,因为这个缘故,文革就斗他们。黄先生血压高,1965年文革刚开始就被斗死了,死时才六十多岁。


孙长康和著名画家姬俊尧

    黄士俊先生过世之后,我就没有老师了,那会文革闹得正厉害,工作单位的活动不参加不行,天天各种游行开会,到了1967、1968年,稍微消停点了,我就跟我父亲说:黄老师斗死了,您再给我找一位老师。之前我去黄先生家学画都是我自己找过去的,在我印象里,父亲跟孙克纲孙先生两人关系不错,我提了要求,父亲就说:行,我给你介绍一个。他就给孙克纲先生写了个条。我父亲说,1947年,他跟我舅爷王友石一起来天津在劝业场楼上办画展,他跟孙先生两人就认识了,当时我父亲20多岁,孙先生也20多岁,孙先生比我父亲小。我舅爷叫王友石,当时挺有名的,人称“北京二石”:齐白石、王友石。解放前,我舅爷就是北京的地下党,负责管钱,解放以后,他就去了北京画院,当过党组书记,1965年文革开始后,他在台上讲活学活用,突发脑溢血就死了。1949年,我父亲从北京调到天津,来天津之后,他跟孙克纲先生两人关系还特别好,比跟其他画家的关系都好。

孙长康作品:《黄山夕照图 》
孙长康作品:《黄山夕照图 》

    我拿着父亲写的条就赶紧找孙先生去了,孙先生当时住在大理道的一栋老楼里,看见我挺客气的,因为有我父亲的这层关系,我就跟着他学了。我从小就喜欢傅抱石的画,要说他的画哪好,我也说不上来,但我就是看他的画特别好。孙先生当时已经挺有名气了,而且我看孙先生的画也有傅抱石的东西,当然他也有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东西也比较多,偶尔在他的画面上看见开花笔,就是学的傅抱石,所以跟孙先生学正合我意。跟孙先生学之前,我已经跟黄士俊先生学了很长时间,有了一定的基础,孙先生就给我一张他画的小画,让我临。我回去,没事就拿出来临,觉得临得差不多了,就上大理道找孙先生去。孙先生看了,指出哪不好,教我该怎么画,然后再换一张,回去继续临。换来换去,画就变大了,他也觉得我行了。后来我跟着赵松涛老师也学过一段。我工作之后,考上了天津新华夜大,在美术系上了5年。当时新华夜大办得挺正规的,文学系、美术系都有,天津美院的王双成老师在那当教务主任,美术系教课的也都是美院的老师。我在新华夜大学了几年素描、油画,素描基本上是画石膏像,每周六、日去宁园画写生。头像和人物我很少画,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外面画油画写生,那时王慧智都跟我去。我学画画,一开始就学国画水墨,文革期间画了四、五年油画,那时认识了好多画油画的,像张树德、张胜都是天津画油画特别有名的。我喜欢画国画,为什么会画油画呢?文革改画油画是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因为画国画的水墨如果画黑了,会被扣帽子挨批斗,当时很多人画家画黑白水墨遭遇了飞来横祸,黄永玉就因为画了一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猫头鹰被批判,说他是“黑画”画家。改革开放以后,我又重新画起了国画,但我知道画油画对画国画有帮助,多学东西也绝对有好处。

孙长康作品:《杨柳岁晓风残月》
孙长康作品:《杨柳岁晓风残月》

孙长康作品:《山中青蛟图》
孙长康作品:《山中青蛟图》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共 6 页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柯晶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