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4年01月06日星期一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著名画家孙长康:李可染曾被称“江山如此多黑”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4-01-06 17:10:42


著名画家孙长康做客天津美术网

    嘉宾:孙长康,天津市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天津美术学院特聘教授,高级美术师。
    简介:孙长康,1941年12月17日生于山东省招远市。孙长康先生幼承家学,得
其父孙其峰先生尽心指教,于书法绘画日课不辍,恳恳矻矻数十年如一日,在继承传统的基本上汲众家之长,天道酬勤,终有所成,于山水之作形成了散锋、泼写、厚重浑苍、气韵生动的特点,卓然成家,为时所重,其山水之艺初拜天津市北宗山水名家黄士俊为师,后受业于天津著名山水画家赵松涛、孙克纲先生,遍临石涛、石溪、梅清大师的作品以奠其基,兼研龚贤,以及近代山水大师傅抱石、黄宾虹诸先生浑得其神韵。曾在天津、北京、烟台等地多次举办个人画展浑得艺界人士好评,作品曾先后为中南海、中国军事博物馆、北京站等文物收藏单位所宝爱,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国际友人多有收藏,《中国书画报》、《天津日报》、《今晚报》曾专题介绍其艺术成就,刊发作品,作品入选《津门名家作品选》等多种画集。


孙长康与画家于振豹在一起

    [天津美术网]:有评论说您的书画艺术集众家之长,思想领时代之颠,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孙长康]:作品艺术水平和收藏价值的高低,不是自己说出来的,乔羽说:别人都叫我大师,但是我不承认我是大师,别的大师,我看也不是大师。我觉得越有名越有威望的人说话,就跟一个装满水的瓶子一样,绝不晃动,越是半瓶子水的人,晃动得越厉害,没成绩他也不晃,有一点成绩就开始晃。所以,收藏价值得别人去说,自己说就没意思了。画画就是画画,喜欢就得一辈子付出,不管多累,画多少画,都是个人喜欢,如果你不喜欢,可以不画。有成绩没成绩,得叫别人去说,自己没法评论自己。

孙长康作品:《光雾山意游之五》
孙长康作品:《光雾山意游之五》

孙长康作品:《光雾山意游之六》
孙长康作品:《光雾山意游之六》

    [天津美术网]:谈到收藏了,您平常有收藏方面的爱好吗?

    [孙长康]:我就喜欢买书,在别的方面花钱,我都得想想,惟独买书,只要我喜欢,多少钱我都一定要想办法买到,尤其是傅抱石的书。有时我见到傅抱石的书,三四本一套,见到就买,也不管家里有没有。喜好,跟人的时间有关,退休了没事了,就可以收藏点东西,人只要有点事干着,就不会生别的是非,比如年轻人偷窃、吸毒呀。我的朋友于振豹,无论在家还是外面,天天都坚持画画,一画一天,画得真不错。他原来在业务部门,后来调到了公安画院,我跟他说,你以前画画是业余爱好,愿意画就画,不愿意可以不画,而且想画什么就画什么,到了画院了,就不是这种生活和创作状态了,得什么难画什么,得画你不会的,别画你会的,业余的时间你可以反复画一个题材。如果参加专业展览,就不能今天画这个,明天画这个,后天还画这个,进入到专业圈里,就必须有专业圈的学习方法。业余圈比较随意,比如老年大学的学员们,今天感觉累了就可以不画了,但是专业圈的就不行,两月不画画,自己就觉得生疏了。到画室来一天就得对得起这一天,因为为了画画,家里好多事干不了,分担给了家人。

    艺术,越想让别人收藏,别人就越不容易收藏,最近电视上每天晚上演黄宾虹,黄宾虹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前身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书时,他一上课都没有人听,就一两个喜欢他画的学生上他的课,其他二十几个人都逃课了,这是我父亲的亲身经历,我父亲上过他的课。黄宾虹活着的时候,谁也不喜欢他的画,他的画也没人买,他在北京整天郁郁寡欢。后来浙江美院给黄宾虹来了一封信,信里说到:黄先生,我们不是看你的画请你,我们根据你的名头请你,到浙江美院来,你可以教书,你也可以不教书,你要不教书,就自己画画。黄宾虹先生除了会画画,他还会别的,所以他当时的名头还有。黄宾虹到了浙江美院,就没教书,即便教书,学生也不跟他学。1955年,黄宾虹临死时说:要等到我死后五十年,才会有人欣赏我的画。刚有拍卖时,黄宾虹一幅画特别便宜,跟傅抱石、李可染的画价格差远了,从2004年开始,他的画不断升值。过去买黄宾虹的画,只需要很少的钱,但是现在不行了,黄宾虹的画跟李可染、傅抱石的价格一样高,有时甚至比他们还高。

孙长康作品:《光雾山意游之三》
孙长康作品:《光雾山意游之三》

孙长康作品:《光雾山意游之四》
孙长康作品:《光雾山意游之四》

    中国有许多特别奇怪的现象,比如黄宾虹的画一度在拍卖行里拍不上价,但是各大艺术院校的老师和学生,没有人说他的画不行的,都说行,可是就是卖不上价。天津的刘奎龄,他的画过去也没有人买,当年天津荣宝斋30元就能买一张刘奎龄的画,卖不上价,为什么没人买呢?大家都说他画的俗不可耐,学画的人也告诉人家别学他,郎世宁的画过去也不好卖,但是借着拍卖,刘奎龄一下就起来了。有好多画家,画得不错,但这辈子不善于去宣传,他的画不值钱时,把他收藏了,就是真的有眼力。上世纪60、70年代到和田,玉石的子料都用麻袋往内地盛,但是得有眼光,能分得清玉、石头和玻璃。收藏画,真画值500万,假的50元都不值,所以一定不能收别人的假画。李可染的画在市场上一开始也不行,1960年他在天津办展览,有人就说他的画画得太黑了,是“江山如此多黑”,对他不太了解。所以,从事艺术品收藏还是得长眼,多看点画。

    [天津美术网]:您曾出版过《写意山水画技法》一书,能和我们谈谈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吗?

    [孙长康]:这是好多年前的一本书,介绍山水画技法,现在这类的书太多了,满大街都是。书的内容主要介绍我自己怎么画山、石法、树法、水法。这本书怎么来的呢?当时的老年大学没有教材,出版社就让我给他们写一本,于是我就写了,这本书当时特别好卖,一共出了三版,给了我好多,都送人了,现在连我自己都没有了。

孙长康作品:《蜀道古柏千秋》
孙长康作品:《蜀道古柏千秋》

孙长康作品:《光雾山清烁》
孙长康作品:《光雾山清烁》

孙长康作品:《深山雨后》
孙长康作品:《深山雨后》

来源:天津美术网 责任编辑:柯晶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