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今天是2013年12月26日星期四   中国网 滨海高新首页
本站搜索
Baidu

世界最高国画作品,反思人类居住环境

中国网滨海高新:www.022china.com  时间: 2013-12-25 15:21:58

  《远心旷度——张演钦书画作品展》于2013年12月28日-29日在珠江新城的珠江城大厦西大堂中庭及58楼整层举行。展览展出书画家张演钦最新创作的花鸟画、人物画作品约40件,其中包括应为世界第一高的国画作品《远心旷度》。该画画芯高25米、长1米。主办方说:希望此次展览能够给大家迎来一场钢筋森林里的田园诗梦。作为“中法理想城市论坛”的子项目,这一据信为世界最高国画的作品,因为反思人类居住环境问题而受到专家和社会的高度关注。

  高达25米的《远心旷度》,是否为世界最高国画?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美术馆前副馆长梁江表示,没有见过或听说过比《远心旷度》还高的国画作品。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朱万章也表示:在其印象中,高于25米的国画作品,确是闻所未闻。资深裱画师傅苏华一听,大为惊讶:“这么高!从来没有裱过,难度很大!长100米的国画不算稀奇,但高25米的国画,见所未见!”

  由于展览技术方面的原因,《远心旷度》只于开幕当天在珠江城大厦西大堂中庭展出约一小时。西大堂中庭室内共有六层阳台,观者需跑遍六楼,方能完整观看。

  世界最高国画作品,创作难度不小

  《远心旷度》描绘的是田园生活里最常见的景象。画家张演钦说,当时见到高达32米的室内中庭时,颇为兴奋。兴奋过后,如何构思和创作则成了一大难题,苦思许久而不得。后来,张演钦居住的环境给了他思路。张演钦住在珠江附近,但没有一线江景,只剩二线江景。但朋友来看过,都纷纷打趣说你家有一线江景。原来,这“一线”是竖起来的“一线”。张演钦居所中所看到的江景,是前面两栋高楼之间的缝隙,但正是这一缝隙,让人看到了眼前车水马龙的马路和波光粼粼的珠江,以及近处的碧绿东湖、都市密林,还有远处的白云山,当然,天空一直在前。就是这竖起来的“一线江景”,给了张演钦巨大的启发。于是,便有了眼前这幅《远心旷度》。这件作品,画有海陆空,可谓全方位,但却是竖起来的“一线江景”——

  最下面是池塘的淤泥,眼尖者可以发现淤泥中藏有龙虱。淤泥之上,是一条巨大的气定神闲的大鲶鱼,刚从柔软的水草中穿过。鲶鱼之上,是一群群的小鱼儿在欢快地游走。挨近水面处,有三条中等大小的淡水鱼,正在优雅地摆尾。水面,有两只鸭子,一只在打盹,一只正把嘴部伸到水里,似在抓鱼。水面不远处是浅滩,有朦朦胧胧的几尾鲮鱼正在觅食;还有草虾数只正在嬉戏。水边,是荷花,荷梗底部,有小虾簇拥;荷花丛中,有蜻蜓点缀。荷花边缘,是太湖石,太湖石中,有调皮的松鼠。接着是牡丹绽放在太湖石中间及其之上。蝴蝶翩然而至。牡丹花之上,是天空,一片澄明,有飞鸟滑过,正好进入这“竖着的一线视野”正中。

  高25米的国画作品是如何创作出来的?张演钦说,是一段段拼起来的。他从底部画起,一直画到天空,每段均为六尺整纸,最后由14张六尺整纸组成。《远心旷度》里的植物、淤泥和石头等,均以大写意出之;所有动物,则以极精工之笔画成,惟妙惟肖。

  世界最高国画作品,反思人类居住环境

  张演钦说,《远心旷度》里画的这些,都是田园生活中最常见的物象。自小在农村长大的他,对此十分怀念。

  此次展览的其余作品,均在珠江城大厦58楼整层举行。张演钦说,第一次去看这一展场时,深觉震撼。“360度景观,全落地玻璃,整个珠江新城看得清清楚楚。珠江新城,太壮观了!但是,也颇有烦嚣和冰冷之感。”他由此对现代人居的现状和理想进行了思考,对“田园诗梦”的渴望更为强烈。于是,促发了他创作《远心旷度》及其他带有“田园诗梦”的国画作品。

  除了花鸟画,展出作品中还有罗汉及中国文化先贤肖像各11幅。张演钦说,“田园”不仅仅是一个地理概念,更重要的是一个文化概念,中国人需要“田园”,因为这是中国人最重要的精神归宿。“展出的文化先贤中,就有陶渊明,他是中国田园文化的代表性人物。”罗汉作品则体现了张演钦对禅宗文化的理解。“禅宗是如此有效而长久地抚慰了我们的心灵,是我们精神的栖息之所。它是我们‘田园诗梦’的重要组成部分。”

  张演钦简介:

  张演钦,2001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哲学系,幼习书画,未满十岁,摹画已惟妙惟肖。及至成年,于书画之道更是孜孜以求,因有感于艺术本体之湮没不彰,遂主攻文人画。以大写意花鸟、人物、罗汉见称,又能作极精工之花鸟虫鱼。举办个展两次。多件作品参加过多次重要展事,并刊登于《羊城晚报》、《南方周末》、《新快报》、《南方日报》、《广州日报》、《人民日报》、《南方都市报》、《广东美术报》、《南方航空 精英生活杂志》、《中国书画家报》等大众媒体与专业媒体。

  同时得同道相重,现为广东人文艺术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广东省文艺批评家协会理事;广州市美术家协会常务理事,花鸟画艺委会副主任、理论艺委会副主任;广州画院特聘画家;广州大学客座教授;新快报《收藏周刊》专栏作家;羊城晚报《钦眼所见》专栏作家。

  他说:艺术就是艺术。

  他说:画需有清气;下笔绝不能小气。

  他说:文人画之所以伟大,在于它是真正的纯艺术。文人画不曾死去,只要人类仍需仰望星空,它就必然璀璨。

来源:雅昌艺术网 责任编辑:张夏婷
分享到:
>>相关新闻
右侧滨海高新区下面图
右侧创意产业下面图
访谈下侧广告位
热点关注下侧广告位
右侧明星下侧广告位